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就支付宝股权案涉及的法律问题答记者问

近日,《新金融观察报》记者王琳就支付宝股权事件数目采访了笔者,以下是相关的问答:

问:马云以顾全大局为由私自撤销协议控制,这在法律上是允许的吗?请解读一下。
答:未经实际股东同意即转让被协议控制的股份,涉嫌违约。

问:关于转移支付宝股权,马云现在的态度是我很无奈,不得不做这件事,您个人如何看待契约精神这件事?央行要求支付宝把协议控制去掉,这是否代表央行的一个态度?在最近被批准的支付牌照中,是否存在协议控制?如果一个并非完全内资,或者完全内资同时受到外资的协议控制,是否能绕靠法规或靠一些手段运作调整,来使自己获得支付牌照?请举例。
答:此事的真相不明。是不是央行有要求目前不清楚,我们只听到马云在说,央行并未证实。如工商银行等银行业在境外上市,金融领域并不必然排斥外资。又如腾讯香港上市公司最新发布的财报还把财付通并表,说明腾讯没有断开协议控制。如果央行并没有明确要求,不排除马云团队借第三方支付牌照发布的时机借势操作的可能性。

问:我们国家法律对协议控制的态度是什么?有没有相关规定?
答:协议控制,即新浪模式,是中国互联网产业赖以出生、发展、壮大一个体系,被中国政府所认可,实际是合法的,这次的支付宝股权被违约转移事件使其有被彻底破坏的风险。国家商务部、税务总局、外管局对协议控制的模式均有成熟的规定,目前通过协议控制在海外上市的公司有数千亿美元的市值。此次支付宝股权事件对协议控制的破坏很强,关键是破坏了海外投资者的信心,对中国互联网产业是一个重大打击。

问:这件事的赔偿尚是个谜,预测应该是怎样的?赔偿之外有其他的补偿办法吗?
答:无法预测结果。

问:淘宝6月16日宣布分拆,分拆的结点恰好是最近马云和胡舒立激辩支付宝股权变更的关头,这让人们不得不去猜测两者的关系,请分析一下。
答:不能排除马云团队借拆分淘宝转移公众和媒体对支付宝股权事件视线的可能性。

问:马云6月16日早晨用鲁迅的狂人日记写的一篇微博,浅析这条微博的含义——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狮子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早上小心出门,赵贵翁的眼色便怪,似乎怕 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根,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
答:个人认为这个表述不妥,马云借狂人日记里的寓言里表达的内容跟李国庆的骂街投行的内容差不多,李是直接爆粗口,而马云则把他昔日的合作伙伴们比作狗、狐狸等畜生。这种表达方式不好,有失风度,让我对马云有点失望。

问:分拆跟淘宝商城独立上市有没有一定关系?
答:可能有关。但分拆的主要原因还是促进业务发展,是为了让这三部分业务独立后能更好的发展。

采访人:《新金融观察报》记者王琳。被采访人: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 gmail.com,采访意见仅代表个人观点。


上一篇: 迅雷剥离狗狗搜索的几个法律疑问
下一篇:维权Dropbox类网站数据泄露的法律分析

2条评论

  1. 小丑也可以评论了~~~总认为自己是对的~~无语~~~~

  2. 关键的是道理,不是身份!Ls五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