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暴雪起诉魔兽外挂与中国反外挂法律

 

摘要:中国的游戏公司几乎不使用暴雪公司此次使用的民事诉讼之类的石器时代的手段对付外挂开发者,理由和玩家玩游戏时使用外挂的理由相似,如果能有比民事诉讼更方便、快捷、高效、一劳永逸的办法达到目的,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呢?中国的网络游戏公司一般直接向公安局报案,指控外挂开发经营者触犯了《刑法》中的非法经营罪,以刑事手段对付让他们头痛不已的外挂。

 

正文:下面是笔者汇编整理的一则国内外媒体关于暴雪公司起诉《魔兽世界》外挂开发者的新闻:

 

《魔兽世界》外挂程序MMO Glider的开发者Michael Donnelly也许不会想到,某天《魔兽世界》开发商暴雪公司的母公司维旺迪公司的法律顾问会到他家让他停止销售MMO Glider程序,他没有同意,第二天,一场反外挂侵权诉讼开始了。暴雪公司在美国加州法院起诉了Michael Donnelly。暴雪称,MMO Glider是一个外挂程序,侵犯了暴雪的版权并潜在的破坏了游戏平衡。作者认为其程序没有侵犯暴雪的版权,因为他没有‘拷贝’任何《魔兽世界》客户端软件代码。暴雪则指出程序破坏版权是因为它把游戏拷贝到内存中,以避开反作弊软件的探测。

  

  首先谈一下什么叫外挂,根据笔者的理解:外挂就是网络游戏玩家在游戏中用来作弊的计算机程序。如果在中国国内,暴雪起诉类似的外挂开发者非法复制游戏程序和破坏游戏平衡性,将会遭遇两个法律问题。首先,根据新闻报道,此款外挂为躲避反作弊软件的监控,把游戏的部分程序从硬盘中复制出来,放在内存中运行。根据我国现行的法律,此种复制行为发生在同一台计算机上,因此很难说构成对游戏程序的“复制“。

  

  其次,外挂程序破坏了游戏的平衡性,在中国法上属于不正当竞争的行为,但法律并没有明确禁止此种行为的规定,如果要起诉,只能援引类似《反不正当竞争法》第2条一类的比较笼统、大而化之的规定,法律适用的难度比较大。简而言之,暴雪的诉讼请求如果是判令被告侵犯复制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那侵犯复制权的指控很可能会被驳回,不正当竞争的诉讼请求也许会被接受。

  

   由于网络游戏产业的迅速兴起,外加法律的不健全,目前国内的外挂地下经济产业十分发达,每一款热门游戏都有不少外挂,网络游戏公司对此也采取了不少办法进行打击。

  

   不过跟据笔者对于网络游戏行业的了解,中国的游戏公司几乎不使用暴雪公司此次使用的民事诉讼之类的石器时代的手段对付外挂开发者,理由和玩家玩游戏时使用外挂的理由相似,如果能有比民事诉讼更方便、快捷、高效、一劳永逸的办法达到目的,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呢?

  

   所谓治乱世,用重典。中国的网络游戏公司一般直接向公安局报案,指控外挂开发经营者触犯了《刑法》中的非法经营罪,以刑事手段对付让他们头痛不已的外挂。在全国第一起外挂开发经营者被判刑事责任的案件中,瑞星公司的前副总裁因开发经营《传奇3》游戏外挂一审被判4年有期徒刑,检察院还觉得量刑过轻,对法院判决提起抗诉,此人二审遂被判6年有期徒刑。就笔者看到过的案例,盛大、腾讯、征途也都曾把非法经营外挂者送进过班房。

  

   令人诧异的是,尽管我们的游戏公司在打击外挂上拥有比在美国的暴雪公司更加强有力的武器,但我们的游戏外挂问题却比美国严重的多。原因其实很简单,虽然我们在个案打击力度上非常强,但在全民的法律意识、完善的法律制度和严格的执法等方面却仍与美国有很大差距,而应对外挂,更需要多管齐下的综合治理。希望有一天我们的游戏公司也能只依靠民事诉讼就可以解决外挂问题。

 

 本文作者:游云庭
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 MSN & Email:yytboy(@ hotmail.com 电话:8621-22116000

 


上一篇: 知识产权维权者的名誉侵权法律风险
下一篇:超级兔子与迅雷纠纷的法律分析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