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7-11

#isubb#网络游戏开发团队的法律保护(一)

对于现在正红火的网络游戏开发团队而言,如果能得到游戏公司或VC等资本的青睐无疑是一件非常理想的事,但是,在与资本的博弈中,如果不注意用法律保护自己,不注意自身知识产权的保护,那就很可能会对团队成员的未来发展留下很大隐患,本文将就开发团队与游戏公司或VC的商业交易中可能涉及的法律和知识产权问题进行探讨,本文的很多内容也适用于其他的技术开发团队,希望本文能对广大创业技术团队有所帮助。最后,欢迎读者在我的博客上留言。

博弈点一、竞业禁止无形的手铐

继突袭新浪19.5%的股份后,一则《锦天科技被盛大收购,23岁创始人成亿万富翁》的新闻使盛大网络的点击率再次直线上升,盛大以收购的方式缔造了一个亿万富翁使自己又一次成为了新闻的焦点,同时,在收购后,盛大又提出了20计划、风云计划、18计划,全方位吸引游戏开发团队,这其中的每一个几乎都很具有很强的吸引力,看来,游戏开发团队的春天到了。

然而,锦天科技公司官方网站的另一则新闻则提示了一个问题,这篇新闻记载了Actoz公司创始人李宗炫先生于2006年2月访问锦天科技的情况。(《<传奇> 缔造者2月27日专访锦天》http://www.7aurora.com/news/2006228141944.htm。)2006年2月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时间,此前一年,盛大收购了李宗炫先生创立的韩国Actoz公司,此后一年,盛大收购了李宗炫先生曾到访的锦天科技公司。

据当时的新闻报道,Actoz的创始人李宗炫先生访问的身份是VC,似乎也和收购或投资意向有关。有点公司并购常识的人都知道,对于李宗炫先生而言,进行风险投资是其可以从事的不多的行业之一,因为李宗炫先生将Actoz公司29%的控股股权卖给了盛大,根据收购时的竞业禁止约定,其可从事的职业范围受到很大限制。因此,其如果要“再就业”,就只能凭借出售股权的数千万美元套现得款当VC了。

真是有趣的新闻,在盛大收购锦天前,被盛大收购的Actoz公司的创始人居然曾想收购过锦天。撇开新闻,从中我们就衍生出了本文的第一个博弈点:
竞业禁止。一个很著名的VC说过,投资公司实际上是投创业团队,投人。个人认为,创始人是公司最宝贵的财富,其价值甚至大于公司包括知识产权在内的所有财产。VC或其他投资者看中的就是创始人个人。同时,投资者也很清楚的意识到,如果创始人开新公司和原公司竞争,将非常可怕,因此,几乎所有的收购合同上都有竞业禁止的规定。当一个游戏开发团队面临和锦天一样的机遇,面对想收购你的资本大鳄时,除了即将到手的巨额财富外,核心团队成员也会面临一付无形的手铐。

对于网络游戏开发团队而言,如果面临资本收购,其竞业禁止条款往往受三重法律关系的制约,责任大于普通劳动合同中的敬业禁止义务:

第一重义务:劳动合同的敬业禁止限制。

根据刚刚出台,并将于明年一月一日生效的《劳动合同法》规定:竞业禁止适用于用人单位的高级管理人员、高级技术人员和其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开发团队的人员肯定属于高级技术人员,受劳动合同限制。《劳动合同法》还规定,竞业禁止的范围可以由用人单位和员工在合同中约定,但一般包括“与本单位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有竞争关系的其他用人单位,或者自己开业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竞业禁止的期限最长为离职后的两年。当然,对于受竞业禁止义务限制的员工,单位应当按月予以经济补偿。

第二重义务:公司法上的竞业禁止限制。

公司法规定,公司的股东和高级管理人员未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同意,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公司法的规定限制了创业团队成员在被收购后为公司服务的同时开展与公司相竞争的行为业务。

写到这里想到,跨国公司达能中国区主席在乐百氏、正广和等与娃哈哈有竞争关系的企业担任董事或其他高管职务,明显违反竞业禁止,达能在这个问题上犯了个错误,被宗庆后抓住了,最近此案正在沈阳开打。

第三重义务:收购合同约定的竞业禁止义务。

收购合同,不论是股权收购还是游戏版权收购,都是平等主体之间的普通民事法律关系,其不同于劳动法律关系,对于收购合同所约定的竞业禁止义务范围,没有范围和时间的约束。范围上是可以是无穷尽的,时间上则可以是无绝期的。

比如收购方可以要求被收购方个人离职后“永远不得进入某某行业”或者不得进入包括网络游戏行业在内的全部娱乐行业,包括但不限于……在省略号内可以把全部的电影、电视、游戏、网吧、卡拉OK等娱乐产业包括在内。

限于篇幅,对于三种竞业禁止义务只能进行简单的介绍,在实际的谈判中,问题远比这复杂。写文章的目的是提醒创业者,创业团队在接受了资方巨额投资的同时,往往在不经意间放弃了在被收购公司以外自由择业的权利。但国内广大的创业者,尤其是IT业的创业者,年纪一般都不超过30岁,对于他们而言,如果规定在离职后不得从事与原公司相竞争的行业,将是非常痛苦的。因此,在与收购方进行法律谈判时,对此问题切记慎之又慎,最好能有有经验的律师对谈判进程进行指导。

从锦天科技网站上的照片看Actoz的创始人李宗炫先生应该已经是知天命之年了,距离退休不远。就其年纪而言,股权收购合同上的竞业禁止条款应该算不难接受的。但连他也耐不住寂寞,在盛大收购股权短短一年后就重出江湖了!如果你是年轻的创业者,又会如何呢?最后送上裴多菲的一首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221160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2007-07-03

#isubb#

版权商对网吧盗版动手了,17173的一篇《网吧院线起诉百家网吧播盗版电影》的文章格外醒目,据称,网吧院线开出的价码是,每家赔偿十万,要是真的成了,一百家网吧就得赔偿1000万元,这是一笔不错的生意。可是,在国内做正版其实挺不容易的,作为版权律师,我个人觉得,对网吧内存在的盗播影视作品侵权的打击其实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

早在去年,我在新浪的博客上就发过一篇文章,题目是《嚣张的新传,你有权打世界杯的盗版吗?》给国内的正版经营者提个醒,http://blog.sina.com.cn/u/49e5b124010004lm网络维权并不容易,维权是要在取得相关著作权***益的基础上进行的。早在盛大担任知识产权法律顾问时,盛大旗下的成都吉胜就想要开发过类似的网吧VOD点播系统,当时知识产权就是难点之一。

我认为,要进行网吧影视作品维权,版权人身份关非常难过,原因就是我国的法律对于版权人身份要求非常高。

授权难:我们知道,一般网吧内的在线VOD点播系统内都是畅销的电影、电视剧,比如《越狱》,《24小时》,《007》等经典影视大片,就这些大片而言,其全球版权一般控制在几家大的制作公司如环球、20世纪福克斯、派拉蒙等手中,任何国内公司想在这些公司取得授权都不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国内公司的授权相对没那么困难,但国内的作品数量毕竟较少。

授权证明难:另外,即使你能拿到海外的授权,往往也不是版权人直接的授权,而是版权人通过代理层层分包,亚太区的版权代理权可能给了日本公司,大中国区的版权代理权可能给了香港公司,国内公司拿到的代理权很可能是第四、第五层代理了(比如盛大网络拿到的迪斯尼形象权就是迪斯尼设在日本的公司授权的)。这样的授权往往给国内版权权益拥有者证明自己版权的合法来源带来非常大的困难。前不久的神州奥美诉浩方在线案件中,神州奥美就是输在了无法证明授权给自己的公司是适格的著作权所有人上了。同时,在法院审理案件过程中,对海外的证据来源也非常重视,往往要求对境外证据公证+我国驻外使领馆认证,这都对国内的著作权权益拥有者的维权造成很大障碍。

独家授权更难:中国的互联网的版权环境人所周知,各大国际影视巨头不可能对国内的公司轻易授权,即便国内有公司能够拿到这些大片的网络这些大片,想拿到独家授权,不付出很大的对价,国际巨头是不可能进行独家授权的。

没有独家授权,会影响版权人维权吗?答案是肯定的,根据我国法院现有的判例和相关规定,如果版权的权益人只有一般授权或排他性授权的话,只能请求法院停止侵权,而不能提起索赔。

此外,对于此类案件的取证也十分困难,即使采用公证取证,形式和内容稍有闪失,往往也会被法院判为无效。境外影视作品的引进另外涉及《音像制品管理条例》、版权合同备案规定等法规,稍有不慎合同就可能被判无效。所以,对网吧侵权影视作品的维权和赔偿请求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221160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