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8-16

《魔兽世界》会因方正诉讼停止运营吗?

先说两句题外话,今天拜访了九城公关总监赵雨润先生的博客,应该说,面对方正的《魔兽世界》诉讼,作为一方的公关负责人,压力之大是可想而知的,作为一个曾经在网游公司工作的同仁,笔者还是祝愿九城能挺过这次的诉讼风波。赵先生在博客里引用了陈毅元帅的一首诗: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这句话作为个人的信念当然很好,但是,有时也要善于利用和解的方式放下身段解决问题,就比如这次的方正字库诉讼,如果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硬抗方正,再加上目前中美知识产权博弈的微妙政治环境,很可能会导致重大的损失。

今天讨论的法律问题是,方正诉《魔兽世界》的诉讼有没有可能导致该游戏停止运营?对于方正是否向法院申请了停止《魔兽世界》运营,笔者并不了解,但是,作为知识产权诉讼的常规手段,在诉前或者诉讼中要求法院制止对方正在实施的侵权行为也是十分正常的事,笔者能想到,方正和暴雪、九城的律师也一定能想到。

相关的法律依据是,我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规定:著作权人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有证据证明他人正在实施或者即将实施侵犯其权利的行为,如不及时制止将会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可以在起诉前向人民法院申请采取责令停止有关行为和财产保全的措施。此条规定的是诉前申请法院制止侵权的情况,诉讼过程中,起诉方申请制止侵权的,也可以参照此条。

笔者认为,适用此条规定有三个前提:

首先,起诉者应当有充足的证据证明,被诉方的行为侵犯了自己的著作权;

第二,被诉方的侵权行为至起诉日后仍在继续;

第三,如果不及时制止将会使起诉者的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

我们比照一下方正起诉《魔兽世界》侵权的案件,方正既然敢起诉索赔1亿,肯定是抓住了《魔兽世界》游戏侵权方正字库的证据。笔者在《方正起诉《魔兽世界》侵权的法律依据》一文中已经提到过,方正的个人版字库仅限于非商业性使用,如果要将该字库商业性使用,必须取得方正的许可。《魔兽世界》中的方正字库显然没有获得过方正的授权,因此,在侵权证据上,估计方正应该很充分。

其次,在方正起诉后,没有见到九城发布相关的停止《魔兽世界》中文版运营的消息,由于方正的字库是安装在游戏客户端软件上的,要停止侵权就要从数百万玩家的电脑上安装的《魔兽世界》游戏中去除方正的字库,实际上这是无法操作的(当然,也不能排除暴雪紧急开发出一个软件升级包,内含去除方正字库的功能,凡是要登录游戏的玩家一律必须安装该升级包,但这种开发耗时一般较长,可能性也不大)那就意味着,只要《魔兽世界》继续运营,其对方正字库的侵权就将继续。

第三点争议较大,“如果不及时制止将会使起诉者的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并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方正方面会主张,如果不制止游戏运营,其字库的版权的侵权状态就会不断持续,那么其合法利益将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九城方面肯定会主张,暴雪方面肯定会主张,《魔兽世界》游戏中的方正字库并不能拿到其他地方使用,因此,并不存在“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情况。这种情况下就只能由法院自由裁量了。

九城今年第一季度的财报现实的付费帐户是750万个,即使存在一人开设多个帐户的情况,《魔兽世界》在国内的玩家肯定还是多达数百万人。对于涉及数百万玩家的游戏的停运问题,我想法院肯定会是十分谨慎的。毕竟现在我们要倡导和谐社会的理念。但是如果方正如果退而求其次,请求法院制止侵权行为进一步扩大的话,本案中被诉方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221160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2007-08-15

方正索赔《魔兽世界》一亿元是不是太少?

在方正起诉暴雪公司《魔兽世界》游戏侵权其方正字库字型的案件中,有一个问题一直争议很大——方正凭什么索赔《魔兽世界》一亿元?

著作权的索赔在国内确实是一个比较有争议的问题,从目前的实践看,此类问题一般的赔偿确实不多,国内很多公司在被发现使用了未经授权的软件开发工具时,通常仅仅会购买几套正版的软件了结此事,很多软件企业也把打击侵权然后要求侵权者购买软件产品作为一项常规的销售手段。但是,通常赔偿不多并不代表著作权人不可以认真的主张权利要求自己应得的赔偿。

国外公司在向国内公司主张相关知识产权赔偿时,可是毫不含糊的。比如MPEG6C3C1C、杜比和DTS等国外专利标准组织对我国出口的DVD征收每台接近30美元的专利费,国内的DVD便宜每台售价仅200元左右,可以说,知识产权成本已经超过了硬件成本了http://info.av.hc360.com/list/zt7.shtml
。而美国高通公司的CDMA的授权费也很厉害,目前,其对于一款40美元的低端手机,CDMA芯片组的授权费用为10美元http://telecom.chinabyte.com/99/2500599.shtml
。既然国外公司可以征收到如此高金额的知识产权授权费用,那么,对于《魔兽世界》这样一款商业利益巨大的网络游戏,只要索赔依据合理,方正起诉1亿元的索赔金额得到法院支持的可能性也并非不存在。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笔者认为,在本案中,侵权违法所得是可以计算的,计算的依据就是侵权产品的销售收入。

方正声称被侵权的字库估计都是以游戏内图片形式存在的,一般而言,网络游戏都会在客户端软件中置入游戏图片。因此游戏的客户端就是侵权产品,要计算侵权后果及赔偿金额,都要参照一个数字,就是看一下侵权方究竟分发了多少份含有方正字库字型的游戏客户端。

根据九城的2007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截至2007331日,其《魔兽世界》的付费帐户为750万户,由于在《魔兽世界》开立帐户必须花30元购买一个暴雪的CDKEY,只有用CDKEY才能激活帐户取得游戏客户端的使用许可。因此,据此就可以计算出,暴雪和九城一共分发了750万份侵权产品。按每份产品的售价30元计算,至今年3月底两公司共取得游戏客户端授权收入225,000,000元。要是方正也像国外的MPEG6C3C1C、杜比和DTS等国外专利标准组织一样,按照国际惯例,每个客户端收取1美元的字库授权费用,那这笔收入就可以达到750万美元了。另外,暴雪还在游戏中不断向玩家提供新的任务,每出一次新任务,玩家都得下载相应地补丁文件,这些补丁文件中一般往往也会含有方正字库的字型,所有这些下载行为,均没有取得方正的许可,如果方正按补丁的下载次数为基数索赔,1亿元的金额并不太离谱。

另外,方正也可以根据《魔兽世界》中文版的全部收入来计算索赔金额。由于九城是美国上市公司,每季度都要公布财务数据,而《魔兽世界》占到其收入的95%以上,因此,根据九城的财报就不难算出使用未经许可的方正字库字型产品的销售收入,根据这个总数为基数,乘以一个百分点也是一种计算方法。《魔兽世界》的商业化运营始于2005年第二季度,只要把以后九城的收入加一下,乘以95%,大致就是侵权收入,个人估计该游戏的总收入在20亿元以上,现在方正索赔其总收入的5%,比起高通、MPEG等联盟应该也不算太过分。

当然,索赔依据的合理性问题并不如上文说的那么简单,方正的字库版权和MPEG以及高通公司的CDMA专利区别还是比较大的,不能通过简单的类比来决定是否合理,对此,笔者还是期待法院对此进行公正的判决。最后,昨天有一则新闻反映出的政治气候对被告不是很有利,《美要求WTO裁决其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问题的指控news.cctv.com/world/20070814/109134.shtml
。如果美国在知识产权问题上再把中国逼急了,暴雪说不定会成为中国法院践行强力保护知识产权的最好教材。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221160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方正起诉《魔兽世界》侵权的法律依据

MMORPG的王者暴雪终于有危机了,据今日媒体报道:方正电子起诉美国暴雪娱乐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一案已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方正的索赔金额达人民币1亿元。方正称:暴雪在大陆运营的《魔兽世界》中,未经方正电子许可,大量复制、使用了方正电子自主研发、编写、集合而成的方正字库中方正北魏楷书、方正剪纸、方正细黑一等五款方正字体,侵犯了方正电子根据中国《著作权法》对方正字库享有的著作权。

本文讨论的是,方正是依据什么起诉暴雪侵权的?根据方正的说法,其认为暴雪侵犯了方正对方正字库享有的著作权。那么,字库可以主张著作权吗?其应当归入哪一类著作权?

笔者认为,首先,字库是汉字字型的数据库的一种,根据法律规定,单纯的记录数据的数据库是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的,比如电话黄页就是数据库,其仅仅是对电话号码进行的简单编排,独创性较差,因此,不受著作权法保护。

但方正的字库是对书法作品的一种编排,其字型选择,字型素材的取得都包含了字库作者的独创性,因此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字库中的单个字型应当归入《著作权法》规定的美术作品类,但方正字库整体属于计算机软件。(如果方正北魏楷书字库的字体是从魏碑上拓下来的字型,那就超过了著作权保护的期限,单个的字型是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如果字库中的字是后来方正委托书法家照魏楷的字体写的,就像方正静蕾体那样,那就仍处于著作权保护期限内)

方正此次起诉的是暴雪在其开发的网络游戏《魔兽世界》中使用了方正字库侵犯了方正的著作权,但是,很多读者可能会对此产生疑惑,我们的电脑上也装了方正的字库,会不会也被方正起诉侵权?
为了弄清这个问题,笔者查阅了方正字库的个人版用户协议,才发现方正网络上出售的字库是有授权保留的,方正字库用户协议的第17条规定:

“未经方正公司的许可,用户不得擅自(包括但不限于:以非法的方式将产品制作为磁盘和光盘等各种介质、设立网站、出版、复制、传输、发行、播放、镜像、上载、下载,现在已有的及将来技术发展所产生的电子和 / 或数字方式)将产品用于传播或商业行为。”

解读:用户使用这些字库仅限于非商业用途,也就是不得利用该字库进行盈利性的商业活动。这些商业活动包括:用户不得将用字库中的字型制作的文档制作为磁盘或光盘。不得将用字库中的字型制作的文档用于设立网站、出版、复制、传输、发行播放、镜像、上载、下载等行为。

“禁止将前端字库产品的全部或部分用于再发布用途(包括但不限于电视发布、电影发布、图片发布、网页发布、用于商业目的的印刷品发布等)。不论是前端字库还是后端字库,禁止将本产品字型嵌入到可携式文件中(包括但不限于 pdf 等文件格式)。禁止将本产品使用于网络上及多用户环境,除非您取得各终端机使用权的授权使用协议书。”

解读:不得将字库中的字型用于电视发布、电影发布、图片发布、网页发布、用于商业目的的印刷品发布,不得将字库字型嵌入pdf等可携式文件(存疑一点,word文档显然也属于可携式文件,那方正是不是禁止用户把文件存为doc等文档格式?如果不能存为文档格式,用户为什么要买方正字库呢?),不得将字库字型使用于网络上及多用户环境。

“如果您的使用需求超出了本协议的限定,请与我们联系以获取方正字库的相应授权。方正公司拥有全球范围内的出版权或电子版权及追究侵权责任的权利。”

解读:如用户欲超越授权范围使用方正字库,需取得方正授权。

在本案中,个人估计暴雪在《魔兽世界》中文版中使用方正的字库存在两种可能:1、使用的是盗版的方正字库。这种情况属于未经许可使用他人作品,肯定构成侵权。

2、使用的是正版的个人版方正字库。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这就属于超越授权范围使用他人作品。亦构成侵权。只是在侵权程度上比前一种略轻而已。方正在对用户授权时已经很明确的对著作权的使用范围进行了界定,只能用于非商业用途,那么暴雪如果将个人版的字库使用于商业用途上,显然可能构成侵权。当然,也不能排除发生方正误告的情况,但笔者认为可能性不大。

就网络游戏这样的著作权作品而言,其客户端、服务器端、宣传网页都有可能用到字库软件中的各种字体,笔者认为,方正起诉暴雪侵权的性质,类似于游戏引擎企业起诉暴雪使用盗版的游戏引擎软件开发《魔兽世界》。和游戏引擎软件一样,字库和字型也是享有知识产权的,使用也应当取得著作权人的许可,侵权也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最后,作为专业的知识产权律师,笔者也要给国内各大游戏开发企业提个醒,你们购买了可用于商业用途的方正字库了吗?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221160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2007-08-13

版权经销商的四大危机(二)

危机二、监管力度加大,政策风险增加。

《信产部9月审核SP版权 发现问题强制其下线》一文即暴露了从事电信SP的影音版权经销商的软肋。现在许多版权经销商自身开展业务并不规范,其产品库中销售的版权产品许多并未取得版权制作方的授权,正因如此,信产部才会计划对此进行整顿。但是,很可能在这些公司的商业模式中,在正版产品中加入一定比例的非授权产品正是其盈利模式的一部分,这部分非授权产品说不定就是利润,如果碰到这种情况,监管力度加大对这些版权经销商的影响显然是非常大的。对这部分公司而言,正版版权销售利润本来就不高,利润高的话版权制作方自己就做了,因此改变商业模式的可能性不大,唯一能指望的就是监管尽快结束。但这样的商业模式显然是无法持久的。

其次,政策风险往往还具有出乎意料性。不久前,靠向网吧授权盈利的网尚公司在广东维权时遭到广东广播电影电视局发文,称其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因此网吧可以不与其签订授权,这也是其业务中遭受到的一次政策打击。http://www.beijingnews.cn/7440/2007/07/23/3062@3961513.htm
本来网尚授权的方式网吧的是在网吧的本地服务器上局域网点播网尚授权的影视作品,与《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无关,但广东广播电影电视局抓住了网尚对成千上万网吧传输视听节目内容必须通过互联网的软肋,发文反对该公司的网吧授权业务,这种政策风险显然在网尚的意料之外。另外,网尚本身的内容可能也存在上节提到的版权问题,这里面又蕴含了另一重政策风险,这个问题讨论的人比较多,笔者在此就不赘述了。

由于版权经销商自身业务模式的限制,以及政策风险的不确定性,无疑都会压缩其生存空间或抑制其拓展生存空间的努力。

危机三、渠道丧失,电信运营商结盟版权制作人的忧虑。

很多版权经销商目前依靠的销售渠道是电信企业,通过和电信企业合作将版权产品作为电信的增值服务进行销售,但是,作为电信企业而言,一旦版权经销商通过开拓将这块增值服务市场做大做成熟后,电信企业很有可能成为摘桃派,直接利用电信的渠道优势和版权制作方进行排他合作开展业务。

这方面的例子就是最近盛传的中国移动企图并购EMI百代的传闻http://tech.sina.com.cn/t/2007-07-31/10161647601.shtml
以及以前风传的中国移动图谋自做SP ,直接与唱片公司合作http://tech.sina.com.cn/t/2006-04-24/0147914553.shtml
。无论哪一种情况实现,对现有的经营SP业务的版权经销商都将产生较大影响。

此外,如果前文提到的免费正版影视作品的商业模式成熟后,中国电信的互联星空,网通的天天在线也都可以直接和国内外影视制造公司签约在互联网上播放正版影视产品。这些电信企业虽然没有内容,但是他们手里囊括了几乎所有的用户,相比之下,版权经销商的那点渠道优势就很微不足道了。虽然电信运营商可能还是会给SP留一点业务空间,但肉肯定被其吃了,版权经销商最多也只能啃点骨头了。

危机四、著作权集体管理机构通吃产业的挑战。

对于影音版权经销商而言,有一个对手目前虽然还不壮大,但其一旦发展起来,却有吞噬一个产业的能力,这个利维坦就是著作权集体管理机构。著作权集体管理就是利用一个机构将市场上大部分的著作权归拢,然后集中进行授权的方式。这种方式在中国具有很强的官办性,民营的版权经销商估计很难插足。就法律环境而言,著作权集体管理这种模式的法律已经到位了,早在2004年,国务院就通过了《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

虽然由于版权和文化两大部门的分歧,目前国家版权局下属的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对全国的卡拉OK进行MV版权进行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收费经历不少波折,但收费已经是大势所趋,各地的卡拉OK公司付费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如果这一步成功,估计国家版权局会利用著作权集体管理的机制跟进很多盗版猖獗,但是适宜著作权集体管理的领域,其中就包括现在版权经销商经营的网吧的影视播放授权业务,笔者在《网吧影视版权的出路》一文中已经对此进行过探讨。当然届时把网吧作为自己管理范围的文化部门可能对此仍会有一番抵抗,但只要版权局坚持,网吧最终还是得付费。只是结果可能会有一点中国特色,文化部下属的机构或企业说不定也可以参股或以其它形式加入著作权管理机构。对于作为民营企业的版权经销商而言,具有官方背景的著作权集体管理机构显然是一个劲敌。对手具有的天然的政策优势显然会抢走版权经销商很大一块授权业务。

笔者认为,在上述几个趋势面前,目前国内大多数的影音版权经销商的生存、发展都将面临问题,这些公司本来就是依靠国内盗版猖獗,正版影音版权产品的周边产品利润低,版权制作方不屑于进入才得以发展的,但在新的市场趋势面前,他们中的很多将面临转型,其前景包括:1、向上游延伸,参与影视、音乐作品制作。2、向下游扩展,进入光盘制造等制造产业等。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221160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2007-08-10

接盘《大航海时代》的法律风险分析

今天,北京盛宣鸣公司发布声明,称由于游戏运营商自身原因而暂时停止大航海时代Online的服务器。http://tech.163.com/07/0810/07/3LH4T9FN000915BF.html
虽然《大航海时代》停止运营了,但鉴于这款游戏本身尚可,就给了其他公司带来接盘的商机。事实上,上个月的新闻显示,游戏的全国销售总代理已经有意接盘此游戏。http://game.21cn.com/****/industry/2007/07/06/3334972.shtml

笔者在这里想探讨的就是,接盘《大航海时代》究竟会有多少法律风险。“接盘”只表示替代盛宣鸣公司继续运营《大航海时代》游戏,但“接盘”二字并非法律概念,从法律上说,所谓的接盘存在以下几种法律形式,我们将根据接盘法律形式的不同,分别讨论每种形式下的法律风险:

股权式接盘的法律风险。

所谓股权式接盘就是买下《大航海时代》运营公司的股权,如果采取此种方式接盘游戏的,将意味着后续运营者以盛宣鸣公司的名义继续运营该游戏,将可以取得盛宣鸣公司积累的游戏用户数据库和运营团队,同时还可以取得盛宣鸣公司的各种相关运营资质,而且,股权式接盘的运营主体没有发生变更,不需要取得游戏开发商光荣公司的批准,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运营游戏。

但股权式接盘的风险也不小,对于一家因资金问题无力运营的公司,很可能对外存在大量欠款,比如据报道,游戏的渠道商骏网公司就对盛宣鸣有数千万元债权,估计该公司还会因游戏宣传拖欠广告公司的广告费,运营拖欠电信运营商的宽带、服务器费用等。此外,此类运营不善公司的对外担保也是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不知何时会出现的该公司的对外担保函将成为接盘公司股权者的心腹之患。

同时,如果盛宣鸣公司是准备海外上市的公司架构的话,其股权结构将非常复杂,单单购买一家运营公司可能不能解决公司的人员、财务和海外控股等问题,很可能要买下盛宣鸣海外上市架构体系内的全部公司才能达到实际控制该游戏的目的。这就将耗费购买股权者极大的精力,并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交易的法律风险和交易成本。

资产式接盘的法律风险

资产式接盘游戏的方式有两种:

一、重新从光荣公司引进游戏。应该说,此种方式接盘游戏的法律风险是最小的。盛宣鸣公司已经停止了游戏的运营,一般游戏引进合同上都会规定,运营方停止运营,开发方可以取消对其授权。因此,光荣公司可以收回对盛宣鸣的授权,转而授权第三方。

由于是重新引进,和原先的运营上没有关联,因此,原先运营商对外所欠债务均与新运营方无关,从而可以在最大程度上规避原先运营商产生的债务纠纷。但是,此种引进方式的不利之处在于时间和政策风险方面,如果重新从光荣公司引进游戏,就意味着所有游戏引进的手续要重新办理,对于其他网络游戏企业,此问题估计不大,但是,如果不是网络游戏运营企业要接盘此游戏,将面临很多道批文的关卡,信息产业部、新闻出版总署、文化部的行政许可缺一不可。同时,重新引进运营此游戏也无法利用原游戏的用户数据库,这也就意味着无法导入原盛宣鸣的《大航海时代》用户。当然,新运营方也可以从盛宣鸣购买其用户数据,解决此问题。

但是,即使重新引进该游戏的事拥有游戏运营资质的公司,该游戏的引进也是存在政策风险的,由于上次引进的失败外加盛宣鸣的大量运营《大航海时代》产生债务尚未得到清偿,相关的政府部门在审批时可能会考虑上述因素,从而使政策风险加大。

二、接盘者从北京盛宣鸣公司购买《大航海时代》的国内游戏运营权,由盛宣鸣转授权运营此游戏。从商业的角度看,这种方式既可以利用原先游戏的运营用户数据库,将用户导入游戏,又可以规避盛宣鸣的部分债务问题。但这种转授权,《大航海时代》开发方,光荣公司的态度将对此笔网络游戏运营权的资产买卖起到决定性作用。

笔者没有看到过光荣和盛宣鸣签的合同,但根据一般的网络游戏引进合同,均对运营方转让游戏的运营权有很多的制约,最常见的制约就是,游戏转让运营权必须取得游戏开放方的书面许可。估计光荣和盛宣鸣签约时肯定对此点也有规定。因此,从合同上说,任何想要接盘此游戏,估计都要取得光荣公司的许可。同时,盛宣鸣的债权人也将对此交易有制约作用,如果盛宣鸣转让游戏运营权的定价不合理,很可能会遭到债权人起诉无效。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221160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2007-08-09

翻译《哈利波特》在中国会被抓吗?

谈《哈利波特》网译的几个法律问题

《擅自翻译哈利波特法文版并传上网一中学生被捕》是今天的热门新闻,看来,发达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真是严格http://it.sohu.com/20070809/n251499811.shtml
。虽然此事并非发生在中国,但是中国也存在未经授权翻译《哈利波特》的情况http://www.022net.com/2007/7-24/502827342824208.html
,笔者今天想和大家探讨的就是未经授权翻译《哈利波特》的几个法律问题。

问题一、未经授权在中国翻译《哈利波特》合法吗?

我国的哈迷们未经作者授权自发翻译《哈利波特》的行为是不是违反了法律,侵犯了作者的合法权益呢?从专业律师的角度,笔者认为对此不可一概而论。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十条规定:著作权包括下列人身权和财产权:……(十五)翻译权,即将作品从一种语言文字转换成另一种语言文字的权利……从法律条文看,翻译权是对作品进行的演绎,显然是著作权的一种,其权利应当归属于作品的著作权人,因此,《哈利波特》英文版本的中文翻译权应当归作者罗琳所有。

但是,为了在作者的利益和社会的利益之间取得平衡,世界各国《著作权法》都对著作权人的权利进行了若干限制,即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出于社会利益考虑,可以不经过作者授权使用作品,笔者摘录了《著作权法》中与本文相关的条文:

第二十二条 在下列情况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

(一)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
……

(六)为学校课堂教学或者科学研究,翻译或者少量复制已经发表的作品,供教学或者科研人员使用,但不得出版发行;

……

事实上,在笔者访问过的不少哈迷开办的网站都是把自己的翻译行为归为“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或者为科学研究,翻译或者少量复制已经发表的作品,供教学或者科研人员使用的这两条。看来,哈迷们还是有些法律意识的。

但是,虽然为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或者教学科研目的并不侵权,但如果传播上述作品的显然就构成了侵权。试想,当《哈利波特》的版权人通过法院或者版权局向传播《哈利波特》未经授权翻译版本的哈迷们主张权利时,上述免责声明能否被相关机构接受?笔者认为,法院和版权局接受抗辩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哈迷们已经在网上传播《哈利波特》的中文翻译版本了,这种大规模的传播行为已经超出了法律规定的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的界限了。同时,这种传播行为的目的也不是单纯的为教学、科研之用,因此,这两条规定都无法适用于哈迷们的行为。

问题二:在中国未经授权翻译《哈利波特》会被抓吗?

首先让大家松口气,在中国未经授权翻译《哈利波特》肯定不会被抓。我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规定了侵犯著作权可能遭到刑事处罚的几种情形,摘录如下:

以营利为目的,有下列侵犯著作权情形之一,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违法所得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其文字作品、音乐、电影、电视、录像作品、计算机软件及其他作品的;

(二)出版他人享有专有出版权的图书的;

(三)未经录音录像制作者许可,复制发行其制作的录音录像的;

(四)制作、出售假冒他人署名的美术作品的。

首先,哈迷们的翻译行为并不是出于盈利的目的,因此,不触犯此条的规定。其次,该条规定的犯罪方式为:复制、出版、制作出售假冒他人署名美术作品这几种情况,翻译并不在其中,因此,未经授权翻译《哈利波特》在中国无论如何都不会构成犯罪。那为什么在法国,擅自翻译此书的中学生会被抓?这实际反映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对著作权保护力度的不同,在法律规定上的宽严尺度也就有了差异。但是,如果有人将网上哈迷翻译的《哈利波特》印制成书,拿到市场上出售,可能就会触犯《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第三项的规定,构成犯罪,因为其出售的行为是以盈利为目的,且侵犯了《哈利波特》中文版出版方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合法权益了。当然,此中的法律问题比较复杂,在此就不深入讨论了。

问题三、人民文学出版社起诉哈迷的网上传播行为会胜诉吗?

作为专业版权律师,笔者认为,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在著作权中,图书出版权和网络信息传播权是两项互相独立的权种,哈迷们在网络上传播未经授权翻译的《哈利波特》中文版侵犯的是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根据相关的新闻报导,人民文学出版社取得的《哈利波特》作者罗琳的授权中包括《哈利波特》中文版的图书出版权,没有保护该书中文版的信息网络传播权。http://www.chinadaily.com.cn/hqzg/2007-08/02/content_6006652.htm

但是,没有网络信息传播权并不意味着不可以打击侵权,人民文学出版社完全可以通过向传播《哈利波特》未授权中译本的网站所在地版权局举报的形式来制止此书的非法传播。但是,如果其选择民事起诉在网上传播此书的哈迷,法院就不会支持其诉讼请求,因为该书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属于罗琳。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221160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版权经销商的四大危机(一)

近来的两则新闻引起了笔者对国内影音版权经销商的前景忧虑:《信产部9月审核SP版权 发现问题强制其下线》http://www.donews.com/Content/200708/23304f7ee0f64e5c8ca73eaf660857cc.shtm和《消费者将越来越少购买互联网付费内容》 http://www.donews.com/Content/200708/9cca8f24032f4d4380c3c5939d36cff8.shtm。它们反映出的共同趋势是,国内影音版权经销商的未来生存空间将减小。

先谈一下什么是影音版权经销商,即自己不制作内容也没有垄断渠道或硬件优势,通过购买电影、音乐、电视制作方的内容完全依靠市场进行经营的公司。这些企业既不像传统的国有影音发行、放映公司和出版社那样拥有行政垄断优势,也不像苹果、爱国者之类的公司可以依托硬件的出售版权。但是,在国内恶劣的市场环境下,这些公司还是顽强的生存了下来,并且很多还取得了良好的发展。

正是盗版横行造就了国内版权经销商的市场机遇。由于版权环境过于恶劣,版权产品的周边利润稀薄,很大一块都被盗版者取得,即使版权制作方有心赚取这块利润,往往也会觉得这个领域打击盗版牵扯的精力过大,投入和产出不成比例。因此,除了正规的电影、电视放映发行渠道外,影视、音乐的制作公司往往会将作品的网络信息传播权、DVDVCD等音像制品发行权等周边版权产品授权给版权经销商,由版权经销商进行批发式的分授权或者直接向最终用户销售。而且,鉴于盗版众多,这些周边版权产品授权价格也往往比较低廉,在美国,苹果公司iTunes上一集《24小时》的单个用户的点播费用就要2美元,而前几天听朋友说一集《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的大陆地区网络传播授权费用仅千元人民币左右,这就给版权经销商留下了一定的运营空间。

笔者总结了一下这些版权经销商的盈利模式:

一、发行音像制品盈利,如中凯文化。

二、和电信运营商合作,通过电信增值服务如彩玲、手机铃声下载、IVR等业务盈利,如源泉、A8、久天。

三、开办音、视频点播网站兼做电信网通SP盈利,如激动、九州、炎黄等。

四、向网吧授权版权盈利,如最近争议很大的网尚。

当然,以上分类并不甚准确,很多公司都是多种盈利手段并存的,笔者这里只是指主要业务。

但是,笔者从本文开始时的两篇文章中观察到几个趋势,联系到从去年到今年影音版权业的一些新闻,总结了这些影音版权经销商的四大危机,这些危机或早或晚,都可能会对这些版权经销商的业务产生冲击:

危机一、免费正版影音内容的冲击。

本文开始时提到的《消费者将越来越少购买互联网付费内容》一文就反映了国外互联网的这种发展趋势,从去年到今年,国内外都有公司在进行免费网络影视正版化的尝试,其中还不乏大公司。如BT始祖Bit
Torrent
公司去年和好莱坞合作开发正版影视作品免费下载http://www.022net.com/2006/11-30/475648403232431.html
,以及迪斯尼公司通过IPTV网络免费播放影视作品的http://home.donews.com/donews/article/1/104382.html。同时,国内的正版影视网络播映也呼之欲出,去年,夸克电影网就尝试以插播广告的方式免费提供《三峡好人》等作品。http://www.022net.com/2006/11-20/466447303285145.html

虽然,上述趋势在现时阶段只是小小的萌芽,但是没有人能保证将来星星之火会不会燎原。而且只要趋势发展成了潮流,对国内版权经销商都将形成很大挑战。对于免费正版的趋势,版权经销商面临两难选择,如果他们跟进免费播放的商业模式,应该会很快将该模式作大作强成为潮流。但此种商业模式无法主张知识产权保护,又不能像分众那样和楼宇签订长期合同,因此,版权制作方复制此模式的难度很小,在资本利润最大化的要求下,版权制作方必然会进入此领域。此时市场虽然起来了,但占领市场的却是版权制作方,版权经销商将最终面临为他人作嫁衣裳的尴尬。

在内容为王的时代,版权制作方一旦发现了此种免费的运营模式已经成熟,必然会直接进入该领域,对于行业准入门槛不高的版权销售领域,版权经销商几乎没有什么可以抵挡版权制作方的良策,目前国内版权经销商有两大优势:1、正版销售渠道。2、盗版打击。对于版权制作方,尤其是国外巨头而言,这两个优势都不构成行业准入门槛,他们之所以没有进入此领域可能主要还是出于利润过低考虑,一旦出现操作方式便捷化或者有较大利润的情况出现,他们进入此领域只是时间问题。

所谓的两难境地的另一难是:如果版权代理方不跟进免费模式,但只要这里有市场存在,有商业机会,无论国内、国外的免费影视播映商业模式探索者最终还是可以成功开拓出此种模式,到时候,版权代理公司很可能由于没有跟进而丧失市场机会,把原有的市场拱手相让给免费模式的开拓者。

当然,也存在一种可能,就是免费正版影视作品收到的广告费还不足以支撑起业务模式,此时,将会产生免费、收费正版影视作品并存的局面,但其中的免费业务这块,版权制作方可能还是会自己做,版权经销商的经营空间还是将有所减小。

(待续)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221160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2007-08-06

九城提前接盘《劲舞团》的法律风险

在《九城《劲舞团》公告的法律玄机》一文中,笔者分析了第九城市和韩国YedangT3公司公告中暗藏的内容,虽然游戏授权合同签订的授权时间是200881,但第九城市不排除提前运营《劲舞团》游戏的可能性。

按照九城声明的思路,如果韩国的T3Yedang提前终止劲舞团的现运营商——久游的运营许可授权,九城不排除提前运营此游戏。前文已述,《劲舞团》游戏的国内运营方为久游公司,该公司和韩国Yedang公司的游戏引进合同的期限尚未到期,如果九城要提前运营该游戏,前提必须是久游和Yedang的授权合同终止,但合同的终止至少需要满足以下任何一个条件:

一、缔约各方同意终止合同的。

评论:目前情况下,劲舞团是久游的命根子,久游不可能同意提前终止合同,因此,此条不可行。

二、任何一方违约,另一方起诉至法院或仲裁机构,法院或仲裁机构判定合同终止的。

评论:鉴于仲裁、诉讼的长期性,即使韩方起诉或提起仲裁要求终止合同,200881久游和Yedang的游戏引进合同到期前,此事不可能得到解决。

三、合同约定了解除权,一方违反了解除权的约定,另一方宣告合同解除。

评论:估计这是目前韩方和九城就指望靠这条提前运营《劲舞团》,实际上他们已经这么做了,730
T3
Yedang通过韩国媒体单方面宣布,要求与旗下舞蹈网络游戏《劲舞团》在中国地区的运营商久游网解除合作,同时通过新的运营商第九城市在中国运营,解约宽限期为3个月,即到10月止。其还以《劲舞团》提成少支付运营抄袭游戏等理由向久游要求赔偿,并发出了解除约定通告。http://news.17173.com/content/2007-07-30/20070730165905072.shtml

四、合同涉嫌违法而被法院裁定合同无效的,这种情况下合同自始无效。

评论:劲舞团为休闲游戏,不涉及违法问题。因此此理由不成立。

很清楚,现在韩方和九城的思路就是上面的第三种情况,行使合同解除权,解除和久游的合同,由九城运营《劲舞团》,但是,根据我国的相关法律规定,九城按照这种方式提前接盘劲舞团也是存在民事诉讼和行政审批的双重法律风险的,下面,笔者将就九城按照此种方式提前运营《劲舞团》游戏的法律风险进行分析。

一、不正当竞争和著作权侵权诉讼的风险。

如果九城要提前运营《劲舞团》游戏,其必然会和韩方统一口径:久游违约,韩方解除与其的合同,解除后,韩方再把劲舞团授权给九城,九城的运营完全符合法律规定。但是,别忘了本案中的另一方久游绝非任人宰割的羔羊,如果九城要提前运营劲舞团游戏的,久游一定会设法阻止。阻止的方式有很多,司法救济一定是其中重要一环。

久游很可能会向法院提起诉讼,援引《反不正当竞争法》和《著作权法》称九城侵犯其在先的在中国大陆地区独家运营《劲舞团》游戏的合法权益。估计久游会引用该法第二条:经营者在市场交易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本法所称的不正当竞争,是指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损害其他经营物合法权益,扰乱社会经济秩序的行为……

评论:鉴于此条规定过于宽泛,法院应该比较难以判决。

当然久游也可能引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

经营者不得采用下列不正当手段从事市场交易,损害竞争对手:
(一)假冒他人的注册商标;
(二)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璜,或者使用与知名商品近似的名称、包装、装璜,造成和他人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购买者误认为是该知名商品;
(三)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者姓名,引人误认为是他人的商品;……

评论:,劲舞团》商标的问题久游的注册尚未完成,同时,劲舞团是韩国公司开发的,因此,名称权归属尚不明,引用此条争议会比较大,法院支持的可能性也不大。

但是,久游依据《著作权法》提起的诉讼请求很可能获得法院的支持:久游的《劲舞团》游戏引进合同经国家版权局备案,是获得相关政府部门认可的。根据该合同,久游取得了200881日前《劲舞团》游戏在中国大陆的独家运营权,如果有第三方运营此游戏,久游就有权起诉其侵权。

虽然九城可以主张:游戏开发方韩国T3Yedang已经取消了对久游的授权,但是,要撤销经过政府备案的合同显然需要司法的裁决,个人估计,按照行业惯例,久游和韩方的合同约定的争议解决方式是新加坡仲裁,非经仲裁裁决,久游在版权局的合法备案是无法撤销的。而仲裁的时间一般也比较长,肯定会超过200881的新授权时间点。司法裁决前,久游的合同解除显然不能凭一方的一面之词。

评论:由于久游掌握了其《劲舞团》运营合同已经政府备案这张王牌,在《著作权法》上,九城的诉讼风险还是不小的。

二、遭遇主管政府部门不予批准提前运营的政策风险。

我们知道,网络游戏运营是受政府管制的,网络游戏企业除了日常运营必须取得相关的许可证,如信产部的ICP证,版署的网络游戏出版资质、文化部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外,每一款游戏也都必须取得相应的批文。

比较重要的单项行政许可有两项,版署的电子出版物版号和文化部的网络游戏批文。这两项上,《劲舞团》的现运营方久游都已取得了批文,因此,其占到了先机,九城想要提前运营《劲舞团》,牌照限制将是一个很大的风险。

九城不管想在何时运营《劲舞团》游戏,其都必须取得文化部和版署的批准,如果其申报游戏,遭遇的第一个问题就会是重名问题。

文化部和版署均已核准了一个同名游戏在先,因此,九城的申请将无可避免的与在先的久游批文相冲突,也许九城可以向政府提出,游戏的开发方已经把游戏授权给该公司,但是,只要久游不向政府申请撤回自己的劲舞团批文,九城的同名游戏申请就很难获批。

九城如果要早于200881运营《劲舞团》,即使不用《劲舞团》的名称,还是会碰到另一个问题,已经有一个由T3开发,Yedang授权的相同游戏取得了政府的批准运营,且该游戏还在政府的批准期限内,此时,不管谁担任政府的审批人员,也会觉得九城的申请很难批准,况且久游必然会向政府主张自己的合法权利。

通过以上分析,笔者认为,根据现行的法规和网络游戏行政审批体制,九城提前运营《劲舞团》还是存在民事诉讼和游戏行政审批双重法律风险的。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221160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九城《劲舞团》公告的法律玄机

—-九城可能年内运营《劲舞团》

今天笔者仔细研读了九城官方网站和T3Yedang共同发布的《劲舞团》授权公告,发现九城的《劲舞团》声明暗藏法律玄机。笔者分析,不排除该公司年内即提前运营《劲舞团》的可能。如果此种可能性实现,将使《劲舞团》的争议进一步激烈化,复杂化。

本月1日, NASDAQ上市的第九城市发布公告,称将于200881日起,运营《劲舞团》游戏,从而正式加入了对已经沸沸扬扬的网络游戏《劲舞团》的争。为印证声明的真实性,笔者特意登陆了九城的官方网站www.the9.com查看九城和T3Yedang原始声明。但令人意外的是,该公司的中文网页上并没有该声明,只有英文网页上有一篇题为《The9 Limited Enters into an Agreement with
Yedang and T3 in
relation to Audition
》的公告,直译中文就是《九城有限公司就“劲舞团”与YedangT3达成协议》。

看来九城是不想把这件事在国内搞大,只针对NASDAQ股民发了一个公告。为方便读者理解,下面笔者就把九城声明的关键部分翻译了一下,英文原文详见http://www.corp.the9.com/news/2007/news_070730.htm

The9’s exclusive license of Audition will be effective from
August 1, 2008, and the term of the license will be for two years from the
commercial launch date of the game in mainland China,
Hong Kong and Macau.

第九城市获得《劲舞团》独占运营许可将从200881日起生效,有效期为从《劲舞团》在中国内地、香港和澳门式投入商业运营之日起两年。

If the game is available for licensing prior to the current
license’s expiration date, the effective date of The9’s exclusive license will
be advanced to an earlier date.

如《劲舞团》游戏当前授权提前终止,那么第九城市所获得的独占运营许可的生效时间亦将相应提前。

The9 has agreed to pay a milestone-based
license fee in the amount of US$8 million and a royalty equal to 30% of the
game revenues provided that the minimum royalty payable over the license period
shall be no less than US$35 million.

九城已经同意,只要在授权期限内 《劲舞团》最低版权分成费不低于3500万美元,那么第九城市将支付里程碑式的总共800万美元的授权许可费用以及相当于游戏收入30%的版权分成费。

九城的声明,大多数人都会注意其“里程碑式的800万美元的许可费用”,但是作为法律人士,笔者认为声明的真正玄机在于这句话:

If the game is available for licensing prior to the
current license’s expiration date, the effective date of The9’s exclusive
license will be advanced to an earlier date.
此句的英文含义比较含糊,17173的编辑将这句话翻译成“如果《劲舞团》游戏在目前许可协议期限结束之前就可以产生效应,那么第九城市获得独家许可运营的生效日期也将相应前提。”显然甚难理解。http://news.17173.com/content/2007-07-31/20070731083730326.shtml

用德里达的话来说,我们来“解构”一下声明中这句关键声明中的话:

the
game
”显然就是“劲舞团”

available
for licensing
”即指“授权可行”,而且此处省略了available for licensing
to The9

prior
to
”先于……

the
current license’s expiration date
”是啥呢?显然是指当前存在的《劲舞团》运营授权的期限,当前《劲舞团》的运营方是久游,那么就是指的久游的运营期限。

连起来就是:“如果在久游的《劲舞团》运营终止期限前,将劲舞团游戏授权给九城可行的话。”后半句较好理解:九城的独占运营许可授权将提前。

综合起来,此句的内容也就是:九城、T3Yedang三方的声明不排除久游对于《劲舞团》运营授权的期限提前终止的可能性,同时,如果久游的运营期限提前终止,那么九城将提前运营该游戏。

何种情况下,“将劲舞团游戏授权给九城可行”?目前的情况下,无外乎两种,久游提前放弃运营,或者T3Yedang提前终止久游的运营许可授权将劲舞团提前授权给九城。劲舞团是摇钱树,久游无论如何不可能自动提前放弃运营,前一种只是理论上存在可能,显然,九城公告写上此条的唯一目的就是从法律上声明:如果T3Yedang提前终止久游的运营许可授权,九城不排除提前运营此游戏。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221160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2007-08-01

九城的《劲舞团》商标策略猜想

—-《劲舞团》之争的法律看点(三)

在中国网络游戏两大巨头——第九城市和久游针对《劲舞团》游戏的争夺中,有一个因素对双方至关重要,那就是商标。我们只要看看近来媒体报道此事的标题就可以看出双方对于商标的重视程度:《九城宣称正申请劲舞团中文商标注册权》、《传久游将起诉T3劲舞团商标侵权》、《久游网反驳九城 强调已经注册劲舞团游戏商标》……从这些标题就可以看出,双方对于《劲舞团》游戏的商标都志在必得。

我们先看一下,劲舞团的商标申请情况。根据笔者手头掌握的资料,久游对劲舞团商标的申请始于2005年,其在第9类(计算机游戏软件),第16类(出版物),18类(皮革制品),25类(服装),28类(游戏机),30类(食品),32类(饮料),41类(在线游戏)共8个类别申请了商标。商标的名称均为劲舞团Audition,申请时间是2005年,另外,久游还在2006年申请了一个41类的劲舞团Burst商标,这些商标目前均在国家商标局的审核中,尚未进入公告期。至于九城的《劲舞团》商标申请,都是在今年进行的,商标局网站上还没有显示。

今天看到了《九城宣称正申请劲舞团中文商标注册权》的新闻,内称,九城高管赵雨润表示,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拥有劲舞团中文商标注册权。其还称,第九城市目前也在申请劲舞团商标的过程当中。

看完这则消息,笔者心中长久以来的猜测得到了证实,难怪九城成竹在胸,他们的《劲舞团》商标策略已定,那就是,利用商标异议拖延久游的《劲舞团》商标注册,我国《商标法》适用的是注册商标保护原则,一般只有注册商标才受保护。久游的《劲舞团》商标,目前还处于申请期,因此不能享受注册商标专用权。九城的办法就是让《劲舞团》长期处于申请期。只要《劲舞团》还不是注册商标,九城用《劲舞团》命名游戏,久游在商标法上是没有办法的。不出意外,九城必然会利用以下手段应付久游对劲舞团的商标申请:

一、九城在网络游戏相关的第9类,第41类上申请“劲舞团”商标,根据今天的新闻,九城连金属类的《劲舞团》都申请了,估计其甚至可能45类全类申请。

二、当久游的任何《劲舞团》商标申请进入商标公告期后,九城会对该商标提起异议,根据商标法规定,此商标申请便进入由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行政复议审理阶段。

个人预计,这招一使,久游的《劲舞团》商标申请,再过10年也未必能注册成功。

在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我国的商标申请体制和手续,

我国的商标申请的手续也比较复杂。全套程序包括商标局的审查,商评委的行政复议,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以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二审,全部进行完毕的时间很长。目前,任何一个商标申请,根据类别的不同,商标局的审查时间约为二年半至三年,然后才能进入公告期。之所以要这么长时间审批,和近年来商标申请大增,国家商标局的人员不足有关。

在为时3个月的公告期内没有人提出异议的,则商标注册成功。如公告期内有异议提出的,则该商标进入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行政复议,亦需三年左右的时间。行政复议结束后,任何一方对复议裁决不服,均可以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对行政诉讼的一审判决不服的还可以上诉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一审、二审时间也在一年以上。

久游的劲舞团商标申请,虽然最早的始于20052月,但至今都未能进入公告期。估计其一旦进入公告期,九城或其他公司就会对对久游的商标提起异议。

我国商标法适用注册商标申请在先原则,就是先申请者获得商标注册权,九城的商标申请肯定晚于久游因此,九城的商标异议很有可能会被商评委驳回。即使提起行政诉讼,法院支持九城诉讼请求的可能性也不大,但是九城通过商标异议拖延久游商标注册时间的商业目的就已经达到了。因为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行政复议需三年左右的时间,这三年里,九城可以安心的运营名为《劲舞团》的游戏,不用担心商标侵权的问题。

如果九城需要,还可以把时间拖得更长。行政复议程序中,如果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决九城的商标异议不成立的,九城甚至都可以不提出商标异议,因为如果案件不进入行政诉讼,那系争商标将再次进入三个月的公告异议期,在此期间,任何第三方依然可以再次提起商标异议,使案件再次进入商评委的行政复议程序。到时说不定是T3,说不定是Yedang,都可能对久游的商标再提异议,使案件再次进入三年左右的审理期,而且,对商标异议的次数目前不存在法律限制。这方面可以参考小肥羊的例子,就是因为不断被异议,“小肥羊”上世纪90年代提出的商标申请至今仍在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行政复议中。

由于我国商标申请体制目前的瑕疵,久游的商标申请将被大大拖延,估计这也就是九城打的如意算盘吧。当然,对于久游而言,应对此种局面,也并非完全没有办法,具体的办法,昨天一位久游管理层人士加了笔者msn,在讨论此事时笔者还就此进行对其进行了提醒。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221160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