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1-21

微软申请郑码专利无效的法律原因分析

摘要:本文分析了微软公司提起郑码输入法专利无效申请的原因,作者认为,微软原本只需要将中易公司的授权其使用郑码输入法的授权文件提交法院即可驳回其诉讼,其并没有必要申请撤销中易公司的郑码输入法专利。首先,郑码输入法的知识产权中不仅有专利权,还包括多项著作权,微软仅撤销专利无法达到拒付中易公司支付的知识产权授权费用的目的;其次,启动专利无效程序会大大延长诉讼时间,这对微软的商业信誉保护不利,但对增加中易公司的诉讼成本和维权难度有利。作者推断,微软的郑码输入法知识产权授权文件中可能存在法律瑕疵,所以,冀希望于使诉讼时间延长、成本增加来拖垮诉讼对手中易公司。

正文:先说两句题外话,对于郑码的发明人郑易理老师,笔者虽然从未谋面,却是久仰大名,早在几年前翻译《英国法释义》一书时,笔者就经常查阅郑老师主编的《英华大辞典》,如今才知道,郑老师还是郑码中文输入法的发明人,真是博学多才,令笔者自叹弗如。

言归正传,即北大方正就《魔兽世界》网络游戏字库侵权起诉美国暴雪公司后,最近,中美之间又发生了一起知识产权争议,郑码输入法的知识产权的所有者北京中易公司把软件巨头微软公司告上了法庭。和方正魔兽字库案的性质有点类似,微软此次被告也是因为北京中易认为其使用郑码输入法未获得知识产权授权。双方声明摘要如下:

获得郑码输入法知识产权所有者中易公司认为,微软侵犯了其对郑码输入法和字库享有的专利权和著作权:

1、中易公司曾授权微软在Windows3.2Windows95中使用郑码输入法和中易字库。2、但微软自1998年至今,在Windows98Windows2000 WindowsXP等新产品中预装的郑码及中易字库却未或授权亦未付费。

在中易公司起诉后,微软发表了如下声明,表示其并未侵权:

1、中易与微软签有书面协议授权微软在其所有产品中使用中易字体和输入法编辑器。 2、微软和中易的协议是在相关政府部门的监督和指导下签署的。 3、微软已经根据相关许可协议,充分履行义务,包括按照许可协议向中易支付许可费。

从上述声明看,双方的争议焦点非常明确,就是:微软公司获得的郑码授权是在其“所有产品”中还是仅仅包括Windows3.2Windows95两个操作系统。按照常理推断,此案应当非常简单,只要查一下双方当时签订的协议就可以了,更何况还有国家相关主管部门可以进行见证。

但是笔者注意到,中易公司起诉后,微软公司并没有第一时间澄清其已经获得了郑码的知识产权授权,而是就郑码的输入法专利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递交了郑码专利无效宣告请求。

笔者认为如果微软的全部产品均取得了郑码的知识产权授权,其并没有必要提出此项专利撤销申请。理由很简单,

首先,如果微软有中易公司的授权其在全部产品中使用郑码输入法和字库的授权文件,其只需要将当时的授权合同提交法院即可驳回中易公司的诉讼,撤销专利申请是舍近求远。从利益驱动上分析,微软提起的郑码专利无效宣告请求还有另外一个作用,就是如果此申请成功,那么他们可以向中易公司拒付专利授权费用。但我们只要分析一下郑码输入法的知识产权构成,就会发现微软可能比较难达到此目的。

从知识产权构成上看,郑码输入法是一部综合的知识产权作品,其既包括中文输入法专利权和软件著作权,也包括字库的软件和字型的美术作品著作权以及字词编码表和字形数据的汇编著作权。在上述知识产权中,虽然郑码的输入法专利是核心知识产权,但其他几项相关著作权也是受法律保护的。理论上说,商业使用郑码输入法,应当就上述全部知识产权取得中易公司的许可。微软用了这么多年郑码输入法,即使不为了专利付费,那么软件、美术作品和汇编作品的著作权授权费用也总是要付的。

其次,启动专利无效程序的另一个法律后果就是会大大延长诉讼时间,就微软此次提出的专利撤销申请而言,国家专利局复审委员会的裁决并不是终审决定,其后还有北京是中高院的两道行政诉讼程序,走完上述程序需要耗时数年。对于微软这样的大公司而言,卷入任何知识产权侵权纠纷对其的商业信誉多少都会有所影响,因此其一般会避免卷入此类纠纷,即使卷入,也会尽快澄清事实了结诉讼,主动延长诉讼时间的情况并不多见。对于只需要通过非常简单的诉讼步骤——公布授权文件——就可以解决的诉讼,微软这样深谙知识产权法的软件巨头为什么会走弯路?

最好,假设一下,如果微软由于种种原因,其WINGDOWS95后续的系列操作系统并没有完全取得郑码输入法知识产权所有者的授权,那么微软提起专利无效申请的行为就容易理解了:因为微软没有取得完全授权,所以其至今没有公布授权文件,同时,其冀希望于通过专利无效申请使诉讼时间延长、成本增加来拖垮诉讼对手中易公司。

<!– /* Font Definitions */ @font-face {font-family:宋体; panose-1:2 1 6 0 3 1 1 1 1 1; mso-font-alt:SimSun;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5135232 16 0 262145 0;} @font-face {font-family:”\@宋体”; panose-1:2 1 6 0 3 1 1 1 1 1;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5135232 16 0 262145 0;} /* Style Definitions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so-style-parent:”"; margin:0cm; margin-bottom:.0001pt; text-align:justify; text-justify:inter-ideograph; mso-pagination:none; font-size:10.5pt; mso-bidi-font-size:12.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宋体; mso-font-kerning:1.0pt;} /* Page Definitions */ @page {mso-page-border-surround-header:no; mso-page-border-surround-footer:no;} @page Section1 {size:595.3pt 841.9pt; margin:72.0pt 90.0pt 72.0pt 90.0pt; mso-header-margin:42.55pt; mso-footer-margin:49.6pt; mso-paper-source:0; layout-grid:15.6pt;}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 /* Font Definitions */ @font-face {font-family:宋体; panose-1:2 1 6 0 3 1 1 1 1 1; mso-font-alt:SimSun;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5135232 16 0 262145 0;} @font-face {font-family:”\@宋体”; panose-1:2 1 6 0 3 1 1 1 1 1;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5135232 16 0 262145 0;} /* Style Definitions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so-style-parent:”"; margin:0cm; margin-bottom:.0001pt; text-align:justify; text-justify:inter-ideograph; mso-pagination:none; font-size:10.5pt; mso-bidi-font-size:12.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宋体; mso-font-kerning:1.0pt;} /* Page Definitions */ @page {mso-page-border-surround-header:no; mso-page-border-surround-footer:no;} @page Section1 {size:612.0pt 792.0pt; margin:72.0pt 90.0pt 72.0pt 90.0pt; mso-header-margin:36.0pt; mso-footer-margin:36.0pt; mso-paper-source:0;}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221160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2008-01-09

视频新规将减少网吧影视版权诉讼

摘要:本文分析了广电总局视频新规对于网吧影视版权供应商的政策风险,目前各大网吧影视版权供应商自身均面临两重风险,包括不具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牌照风险和境外影视内容未通过审查而被禁播的商业风险。估计业内公司近期会走向低调,其为开拓市场而进行的全国范围内的相关网吧影视版权诉讼将大大减少。

正文:近日,广电总局和信产部联合发布了《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广电总局还发布了《广电总局关于加强互联网传播影视剧管理的通知》。笔者认为,由于上述两项政策的颁布,除了对互联网视音频网站的国有控股新规定外,原有的部分政策也再次被重申,各大网吧影视版权供应商均面临较大政策风险。2008年业内企业为开拓市场、抑制竞争对手而进行的全国范围内的相关网吧影视版权诉讼可能将大大减少。

2007年是网吧影视版权诉讼高发的一年,由于网吧的影视版权市场处于市场开拓初期,各网吧影视系统销售商纷纷采用打击版权侵权诉讼的方式拓展市场,或告网吧以求扩大市场份额,或告竞争对手以求抑制其发展。这股势头至今仍在延续,仅进入2008年以后的几天,笔者就看到了中凯公司在昆明起诉安装网尚公司的影视系统网吧的影视版权侵权案,网尚公司诉网乐公司影视版权侵权案,显而易见,业内的几大供应商为争夺市场正打得不亦乐乎。但是,随着政策风险的加大,估计业内公司会走向低调,减少诉讼频度和宣传力度。

网吧影视版权供应商所面临的第一项风险是牌照风险,新颁布的《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再次提示了此风险。根据广电总局的规定,向影视版权授权业务理论上应当具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但业内企业普遍没有该证。

该重风险,笔者曾在几个月前的《版权经销商的四大危机》一文中提到过:“靠向网吧授权影视节目版权盈利的某公司在广东维权时遭到广东广播电影电视局发文,称其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因此网吧可以不与其签订授权,这也是其业务中遭受到的一次政策打击。本来该公司授权的方式网吧的是在网吧的本地服务器上局域网点播网尚授权的影视作品,与《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无关,但广东广播电影电视局抓住了该公司对成千上万网吧传输视听节目内容必须通过互联网的软肋,发文反对该公司的网吧授权业务,这种政策风险显然在其意料之外。 实践中,网吧影视版权供应商基本通过P2P技术实现其网站服务器成千上万网吧服务器的同步,将其网站服务器上的影视文件传输到网吧服务器,而这必然要涉及在线影视内容传播,这显然就落入了广电总局政策界定的管辖范围之内。当然,即使业内企业加大成本,采用光盘传输上述内容,也同样会有音像制品、VOD点播等政策限制。

第二重风险则是境外影视内容的风险。从《广电总局关于加强互联网传播影视剧管理的通知》的内容看,虽然目前的新闻报道多数比较关注该通知对于色情视频的控制,但笔者认为,但对境外影视剧的互联网传播进行管理也是政策的重点之一。

随着新技术的兴起,国内用户在互联网上和网吧内可以非常方便的观看到最新的境外热门影视剧,在以往,大家往往只重视其中的版权问题,但向用户提供相关内容的政策风险亦很大。因为就目前的中国国情而言,海外片源始终是个非常敏感的问题,政府对此领域加大政策监管力度只是时间问题。如果政府要监管,那么高举正版境外影视内容大旗的网吧影视供应商显然会受到影响。目前网吧影视版权经营商的节目来源很多,包括美国、韩国、港台等,但这些境外影视的引进节目量非常之大,单单看审查工作量就知道经过广电总局审批的可能性不大。更何况还有保护国内文化等意识形态方面。对于网吧影视供应商而言,一旦其耗费巨资引进的影视内容被广电总局叫停传播,经济损失显然将非常大。

上述两重政策风险,对于网吧影视供应商实际上是一直存在的,但广电视频新规的出台再次明确了政策,同时根据惯例,政府部门在政策出台后一般会有配套的整治市场行动,从《苹果》被高调处罚一事中我们就看到了这一点。网吧影视授权会不会是下一个整治对象尚是未知数,但对于业内企业而言,此时保持低调无疑是明智选择。因此,笔者才会在本文开始判断业内相关诉讼会减少。

最后,谈一下另一重可能的广电企业进入网吧影视授权领域的市场风险。通过业界公司的共同努力,目前网吧影视版权的市场正在兴起,很多业内企业已经在此领域中成长迅速,就产业而言,从投入期到产出期的过渡已经可以进入看到曙光的阶段了。而另一方面,目前国内正规渠道的影视版权大多由广电下属企业掌握,在内容上,包括市场上现有企业在内的其他企业显然无法与其匹敌,如果他们要进入这块市场,今年借政策的东风出手显然是个不错的时机,而且,介入此市场还可以控制网吧中播放的影视内容,扩大广电企业的媒体覆盖范围,对广电系统而言显然是件名利双收的事。考虑到此因素,笔者不排除广电总局选择此时出台管理规定可能亦有此考虑。

<!– /* Font Definitions */ @font-face {font-family:宋体; panose-1:2 1 6 0 3 1 1 1 1 1; mso-font-alt:SimSun;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5135232 16 0 262145 0;} @font-face {font-family:”\@宋体”; panose-1:2 1 6 0 3 1 1 1 1 1;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5135232 16 0 262145 0;} /* Style Definitions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so-style-parent:”"; margin:0cm; margin-bottom:.0001pt; text-align:justify; text-justify:inter-ideograph; mso-pagination:none; font-size:10.5pt; mso-bidi-font-size:12.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宋体; mso-font-kerning:1.0pt;} /* Page Definitions */ @page {mso-page-border-surround-header:no; mso-page-border-surround-footer:no;} @page Section1 {size:612.0pt 792.0pt; margin:72.0pt 90.0pt 72.0pt 90.0pt; mso-header-margin:36.0pt; mso-footer-margin:36.0pt; mso-paper-source:0;}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221160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