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2-24

迅雷诉超级兔子案二审代理词

: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蔡旋因不服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08)天法知民初字第96号民事判决书向贵院提起上诉一案,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游云庭律师受上诉人蔡旋的委托,陈述代理意见如下,供主审法官和合议庭参考。

我们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应依法撤销原判,驳回原审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具体理由阐明如下:

一、原审判决在本案关键事实的认定上存在重大错误。

1、迅雷公司对于兔子版迅雷的真实态度是放任和默许。

迅雷公司在明知包括兔子版迅雷软件在内的各种去广告版迅雷软件去除了迅雷软件广告的情况下,依然一直在该公司的搜索引擎上提供上述软件搜索下载服务,显然是在放纵此种后果的发生。上诉人第一次公证取证迅雷网站的搜索引擎可以提供包括兔子版迅雷在内的相关迅雷软件的下载链接搜索服务后,迅雷公司最晚于本案一审庭审时即得知了此消息,但直到本案二审庭审时,公众仍然可以通过“兔子 迅雷”、“去广告 迅雷”等关键词在迅雷公司的搜索引擎上搜索到包括兔子版迅雷在内的相关迅雷软件的下载链接,此时距离本案一审庭审的时间已经有长达大半年的时间。迅雷公司在如此之长的时间里对此不作为,纵容兔子版迅雷传播的事实有力的证明了本案中迅雷公司对于兔子版迅雷的真实态度——放任和默许。

此外,除了兔子版迅雷,迅雷公司还提供很多个版本的去广告迅雷软件下载搜索服务。对于同类性质类似的软件的共同态度也从侧面证明了迅雷公司的搜索引擎支持搜索去广告版迅雷软件是一种蓄意行为,也就是该公司对于包括兔子版迅雷软件在内的各种去广告版迅雷软件都持默许和放任的态度。

这种默许和放任的态度与兔子版迅雷软件有利于促进迅雷公司的利益有关,根据上诉人一审提供的证据证明,兔子版迅雷软件弥补了迅雷软件的漏洞,改善了迅雷软件的用户体验,帮助其从竞争对手处抢占了下载软件的市场份额。迅雷公司的实际行动也有力的证明了这一点。

2、迅雷公司代理人在二审当庭对于该节事实的辩解也是不能自圆其说的。

迅雷公司代理人在本案庭审时提出,该公司已经采取了措施屏蔽部分关键字,如“迅雷去广告版”、“迅雷兔子版”,但相关的关键字排列组合过多,因此,导致没有屏蔽被上诉人公证的相关搜索结果。上诉人认为,这种说法显然是牵强且无法自圆其说的。

首先,被上诉人在迅雷搜索引擎上搜索了关键词“兔子 迅雷“和”去广告 迅雷“并不是仅有一次,而是在前后间隔长达大半年的时间里进行了两次搜索结果公证,两次均搜索到了大量包括兔子版迅雷软件在内的各种去广告版迅雷软件的下载地址,在如此之长的时间里,迅雷公司都没有屏蔽这些已经知道的搜索结果,对于这一事实,用”关键字排列组合过多“进行辩解显然是无力的。

其次,作为一家专业经营文件搜索的公司,在面对用户和投资商时,迅雷公司一直标榜自己的搜索引擎技术领先,但在诉讼时,为寻找借口,又声称自己的技术有限,就连最基本的排列组合屏蔽都不会,这显然是和他们标榜的技术先进自相矛盾的。技术方面的借口显然是牵强的!

3、一审法院的事实认定错误还导致了两个严重的后果:

1由于事实认定错误,一审判决导致了“受害人“成为“侵权软件”传播帮凶的荒谬结果。本案一审判决的目的之一显然是保护知识产权,制止侵权软件的传播,但在兔子版迅雷的作者蔡旋停止了被一审判决认定为“侵权软件“的兔子版迅雷软件的开发下载的情况下,目前该软件依然在大肆传播,而传播侵权软件最为卖力的居然是法院认定的侵权产品的”受害人“——迅雷公司。受害人居然成了侵权行为的帮凶。导致如此荒谬结果产生的原因显然与一审判决对这部分事实认定不当有直接关系。

2由于事实认定错误,一审判决没有起到对同类软件作者教育的社会功能。就本案而言,一审判决兔子版迅雷软件侵权后,本应当出现其他类似软件作者受到教育,从此停止开发和传播,各种去广告版迅雷软件从此绝迹江湖的现象。但是,刚才的法庭调查证明,本案中其他各种版本的去广告迅雷软件依然通过迅雷公司的搜索引擎大肆传播。这显然说明一审判决书认定了错误的事实,保护了一个错误的对象。

二、上诉人不应就开发兔子版迅雷软件承担赔礼道歉的法律责任,原审法院在这一问题上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均存在不当。

上诉人认为,既然被上诉人默许和放任去广告版迅雷软件的传播,就应当认定为被上诉人事实上许可了上诉人的修改、复制行为。因此,根据《著作权法》无需承担侵权责任,也就不存在赔礼道歉的问题。

同时,即便上诉人的行为未获得迅雷公司的许可,构成侵权,上诉人的行为并没有造成迅雷公司人身权名誉权的损害,反而有助于其的产品用户获得更好的产品体验,显然,上诉人的行为对于增加迅雷公司的声誉是有好处的,因此,只需要承担消除影响而不是赔礼道歉的法律责任。

三、一审判决认定的上诉人需对迅雷公司进行赔偿亦属不当,且赔偿金额畸高。

上诉人认为,根据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侵权的赔偿数额一般为被侵权人的实际损失或侵权人的违法所得。迅雷公司长时间对兔子版迅雷软件进行了传播,足以证明该软件没有对其利益构成损害,也就是没有损失,同时兔子版迅雷软件只是删除了迅雷的广告,上诉人并没有在软件中添加自己的广告,并不存在收入。因此,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判定上诉人承担赔偿金8万元,显然不当,即使构成侵权,一审判决要求的赔偿金额也是畸高的。

最后,法律应当保护的,是权利和利益真正受到侵害的版权人,法律应当真正打击的,是严重侵害版权人利益的侵权行为。在本案中,迅雷公司用自身的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其对于兔子版迅雷软件是默许的,因此,迅雷公司并不是法律真正应当保护的权利人。同样的,本案的上诉人开发兔子版迅雷是因为迅雷公司误导所致,同时,其行为得到了迅雷公司事实上的许可,因此对其实施法律制裁显然有失公平且有违事实和法律规定。

综上所述,请求要求法院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原审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以上意见,供主审法官及合议庭评议时予以参考。

此致

敬礼!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博客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

2009-02-13

暴雪《星际争霸》商标在中国受保护吗?

摘要:理论上,如果工商总局认定《STARCRAFT:GHOST》属于有违社会主义道德风尚的封建迷信、易产生不良影响的词汇,那么显然不管是文字还是图形,该商标都不能获得注册。但是,《星际争霸》游戏的英文名称这样一个在全世界知名度都非常高的商标如果在中国不能获得注册,显然也说不过去。因此,就出现了工商总局网开一面的情况,文字商标驳回,图形商标通过。

正文:近日,一则《涉及宣扬封建迷信 暴雪公司新商标注册被驳告商评委》的新闻让暴雪公司即将推出的游戏大作《星际争霸2》又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只不过这次的新闻是负面的而已。

下面是相关报道的摘要:美国暴雪公司向我国工商总局申请,将《星际争霸》新作——STARCRAFT:GHOST》(据笔者了解,《STARCRAFT:GHOST》并非即将上市的《星际争霸2》,而是另一款被暴雪暂时搁置开发的游戏)英文名称注册为电子竞技服务等项目的商标,结果被驳回,其提出行政复议,又被驳回,理由是,“STARCRAFT:GHOST”属于易产生不良影响的词汇,有占星术幽灵的含义,属于有违社会主义道德风尚的封建迷信。为此,暴雪公司又提起了行政诉讼,暴雪公司认为,其注册该商标是为了在战网上提供相关信息和游戏服务与迷信无关,不会产生不良影响。而且该公司已经在第9 类商品计算机游戏软件上注册了“STARCRAFT:GHOST”商标,说明该商标具有注册性,并提交了大量从百度、谷歌搜索到的网页,用以证明“STARCRAFT:GHOST”翻译为《星际争霸:幽灵》,只是游戏名称,和封建迷信无关。但20092月,其行政诉讼被一审驳回。

http://www.chinacourt.org/html/article/200902/13/344450.shtml

看了该新闻后,笔者也检索了相关的商标申请注册资料,发现这次驳回的只是暴雪较早申请的一个商标,据笔者不完全统计,暴雪公司就《星际争霸》游戏英文名称前后在不同的类别申请了8个商标,其中有几个涉及游戏产品的““STARCRAFT:GHOST”商标已经通过了初步审核,一个商标还成功注册了。

编号

申请时间

商标名称

类别(产品)

状态

1

2003-3-21

Starcraftghost (文字商标)

41(网络游戏、电子竞技等)

商评委复审驳回,行政诉讼一审驳回

2

2005-8-1

Starcraft ghost(图形商标)

9(游戏软件等)

注册完成

3

2005-8-1

Starcraft ghost(图形商标)

16(书、漫画、游戏攻略等)

商标局初审通过公告中

4

2005-8-1

Starcraft ghost(图形商标)

41(网络游戏、电子竞技等)

商标局初审通过公告中

5

2006-3-9

Starcraft(文字商标)

25(服装、鞋帽等)

商标局审查中

6

2006-3-9

Starcraft(文字商标)

28(游戏机等)

商标局审查中

7

2007-10-16

星际争霸 Starcraft(文字商标)

38bbs 计算机通讯)

商标局审查中

8

2007-10-16

星际争霸 Starcraft(文字商标)

42(编程、软件设计、网站等)

商标局审查中

笔者在以前的文章中曾多次提到,与游戏相关的商标类别有三个,第9类游戏软件,第28类游戏机以及第41类在线游戏。从前面的表格可以看出,虽然暴雪公司2003年申请的Starcraftghost文字商标被工商总局和法院一审驳回了申请(目前暴雪还可以上诉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但该公司后来以图形方式申请同样的文字却获得了商标局的审查通过。

为什么文字商标通不过,图形就可以通过?笔者个人认为这还是与商标申请人以及商标本身所代表的产品有关。理论上,如果中国工商总局认定,《STARCRAFT:GHOST》中含有有违社会主义道德风尚的封建迷信的内容,那么显然不管是文字还是图形,该商标都不能获得注册。但是,本商标的申请人是美国著名的跨国公司暴雪公司,商标名称则是大名鼎鼎的《星际争霸》,这样一个在全世界知名度都非常高的商标,如果在中国不能获得注册,显然会成为一个国际笑话。因此,就出现了工商总局网开一面的情况,文字商标驳回,图形商标通过。实际上,笔者个人认为在商标保护上,两者的差异并不大。“星际争霸”这样全球驰名的商标在中国政府部门这里遇到了小小的挫折说明了东西方的文化间存在的差异。同时,也告诉我们,中国的对外开放在与世界接轨方面还有一定的路要走。

笔者还注意到,除了游戏类相关的类别产品外,暴雪还用《星际争霸》的名称申请了一些其他类别产品,这些类别涵盖的网站名称、即时通讯服务、网络游戏周边产品等商品都是和其经营有关的,显然是有的放矢的申请。这方面,笔者推荐中国企业可以学习暴雪的申请策略,把钱花在刀刃上,在申请商标时适当扩大商标申请商品的范围,但又不是盲目的扩大。具体操作上,企业也可以寻求国内相关的知识产权法律咨询机构的帮助。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博客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

2009-02-10

亚马逊Kindle进入中国的法律挑战

近日,美国亚马逊公司将发布新版电子阅读器硬件产品——第二代Kindle的消息成为新闻媒体关注的焦点,实际上亚马逊公司并非唯一的电子阅读器生产商,日本索尼公司也有自己的阅读器产品,而美国另一电子巨头苹果公司也欲进入阅读器市场,不过其利用的是现有的iPhone平台。人们关注Kindle们不仅是其技术的先进性——据说新一代的电子阅读器甚至能够模拟出阅读的翻书感觉——更因为电子阅读器将改变现在大多数人的阅读习惯,其对传统出版行业造成的颠覆性冲击将不亚于Mp3播放器对于传统唱片业的冲击。

亚马逊公司创始人,同时也是电子阅读器主要倡导者贝索斯曾经说过书籍是“模拟技术的最后堡垒”。作为知识产权律师,笔者认为,根据互联网的共享文化特点,一旦在阅读器上看电子书的效果达到传统的书籍的阅读效果临界点时,随时随地看想看的书将和随时随地听mp3一样普及,传统书籍的版权堡垒将被数字化文件攻破,书籍将和现在的流行音乐一样被全体网民分享。从现在的科技发展情况看,这一临界点很可能已经到来。

电子阅读器是一款依托互联网的产品,由于互联网产业链的上下游均已成熟,电子阅读器的发展将远远快于mp3播放器。电子书籍的销售完全可以参照苹果公司开创的iPod硬件+iTunes网站在线销售音乐的软硬件配套销售模式。但是,从mp3播放器兴起的过程看,这种商业模式如果移植到中国,将遇到很大的挑战。

电子阅读器普及最大的推动力是什么?笔者认为是易用性。电子书籍将书籍变成了二进制代码组成的可复制性强的数据文件,理论上拥有一部手机大小的电子阅读器就可以将一个大型图书馆随身携带。但是,如果缺乏良好的知识产权保护措施,易用性将成为商业利益的梦魇,电子阅读器产业将变成又一个山寨行业,除了赚取硬件加工成本的山寨厂商和点击广告费的盗版网站,真正应该获取利益的的硬件发明者和版权人将成为商业利益上的输家。笔者认为,从国内的知识产权环境看,如果Kindle想在中国取得成功,将面临以下知识产权和法律挑战:

一、硬件产品被山寨、仿制的问题。肯定会出现山寨机甚至正规厂商的仿制品来瓜分相关的电子阅读器市场,目前国内山寨厂商的仿制能力很强,不论是iPhoneeee PCPlayStation等电子产品均有大量山寨货的出现,同时,不少正规厂家也有盗用国外企业专利技术的不良记录。Kindle硬件产品在中国先要过“山寨关”。当然,亚马逊公司应该拥有很多这方面的产品专利,同时还可以在国内注册商标保护产品的名称,这些知识产权屏障使亚马逊公司的合法权益有了基本保障。

二、经营电子书的法律政策问题。根据Kindle在美国的商业模式, Kindle使用者可以向亚马逊网站付费下载电子书报进行阅读,出售电子书的收费也是重要的商业利润。但在国内,图书报刊、电子出版物的实体和互联网出版、发行、批发、零售均有严格的政策法律限制,很多领域都是外资的禁区,除非和国内企业合作,否则亚马逊估计将无法经营电子书销售的业务。

三、电子书盗版问题。硬件和品牌的侵权尚可以通过专利商标保护进行制止,但电子书的盗版问题肯定会让运营商头痛不已。由于中国的发展阶段导致目前执法环境对盗版的打击力度尚不足,同时,互联网消费者也没有形成为内容付费的习惯,我们的互联网上的内容共享文化之发达全球“首屈一指”,除了网友共享,我们还有类似百度mp3搜索、迅雷狗狗搜索这样“高效”的内容搜索工具,因此,如果Kindle象在美国那样,单纯采用类似iTunes的在线购买电子书的正版购买商业模式,肯定会被铺天盖地的盗版内容打败。当然,在线阅读收费并非完全不可能,比如盛大旗下的起点中文网开创的阅读收费商业模式就在中国取得了初步的成功,但作为跨国公司的亚马逊能放的下这个身段,象起点那样聚沙成塔,每千字收一毛钱人民币的阅读费用吗?笔者对此持怀疑态度。

由于代表了技术发展的潮流,类似Kindle的电子阅读器在中国是有市场前景的。如果跨国公司能适当调整产品商业模式并且找一个合适的本地合作者,那么其硬件和电子书的销售很可能可以都在国内取得成功。但现实的说,Kindle的市场前景基本将类似于苹果的iPod,硬件可以卖的很好,但iTunes网站部分,也就是电子书销售模式部分不一定会引进国内,当然,Kindle也不至于惨到索尼的PSP那样,国内满大街都是使用者,却没有行货销售。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博客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

2009-02-05

3G商标申请受挫的法律思考

摘要:本文从申请成本、法律和市场风险、注册后的保护力度对“3G门户”商标申请进行了分析。作者认为,该商标申请的注册法律程序时间过长,容易造成相应的商机流失并被他人淡化商标;商标申请投入较大,如果商标申请不成,将造成相关市场、广告、法律诉讼成本的损失,同时,即使这个商标获得注册,实际保护也将存在较大难度。因此,其他企业的类似申请应仔细斟酌。

近日,广州某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评委”)的商标驳回行政诉讼案引起了媒体的关注,案件涉及了一个比较热门的名称“3G门户”。本文想就此探讨一下此案涉及的法律问题以及企业商标申请中如何趋利避害,获得最大商业利益的问题。

案情简介:广州某公司于20041130日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商标局”)申请注册“3G门户”商标,类别为第 42类,计算机用户间交换数据提供连接服务等, 200712 19日被商标局初审驳回,广州公司即申请行政复议,认为“3G门户商标经过该公司常年使用,已经具有了显著的识别性,应当核准加以保护。而商评委则认为,此商标名称直接表明了服务在内的技术特点,难以起到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缺乏显著性,因此于20081020日驳回其行政复议,广州公司遂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案件尚在审理中。

本文无意对于此案中涉及的商标显著性的具体法律问题进行分析,相信有关的司法机关对此会做出公平的裁判。笔者将从申请成本、法律和市场风险、注册后的保护力度角度分析本案,笔者个人认为,本次涉案的“3G门户名称虽然字号很响亮,但对于涉案企业而言,不一定是一个很好的商标申请选择。

首先,此商标申请时间过长,容易造成商标申请期间相应的商机流失并被他人淡化商标。就名称而言,此商标申请在显著性上难度非常大,即使申请成功,也要通过复审及行政诉讼取得注册,估计此商标申请将经过整个商标法律流程:商标局审批、商评委复议、北京一中院行政诉讼一审、北京高院行政诉讼二审,至少5-6年才能走完法律程序。从本案的实际情况,虽然“3G门户“的商标申请比中国的3G牌照发放早了整整4年,但商标申请法律程序在3G发牌后却仍有两道尚未走完。中国《商标法》实行的是注册商标保护原则,注册程序没有完成的商标的法律保护障碍非常大,法律上很难打击侵权者,可能出现商标被他人使用并淡化、用户混淆商标权人的商业风险,同时,相关的商机,也很有可能因没有注册商标专用权而无法抓住。

其次,此商标的申请投入较大,如果申请不成,将造成相关市场、广告、法律诉讼成本的损失。据相关的媒体报道,以此商标命名的网站近年来获得了多项荣誉,根据国情,为获得这些荣誉,申请人显然要支出较大的市场成本。同时,商标法律对于在使用中获得“显著性“的商标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要求,对申请人而言,举证知名度和影响力的重要一环是广告费用支出,这部分开支的数目也应该不小。这些前期投入是否可以获利,很大程度取决于商标申请是否可以获得注册,但此申请的前景确实较难判断,其中的症结在于申请人广州公司想对属于公共领域的专用词”3G“和”门户“的组合取得独占性的专用权利,难度确实很大。虽然有时候赌一把并非不可,但赌注显然押的比较大,胜负难料。一旦申请被驳回,前期的大量投入将遭受很大损失。

最后,即使这个商标获得注册,获得的回报可能也不如想象中的大。“3G门户这个标识即使获得了注册,在实际生活中的保护显然也将存在较大难度。关键在于“3G是第三代无线技术的缩写,属于通用技术词汇,门户是用户接触网络的入口,即使两个词的组合变成了注册商标,但与普通商标相比,其排他性肯定有所减弱。注册商标的最大魅力在于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排他性保护,未经商标权人许可,他人不得在同类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标识,但即使“3G门户商标注册成功,碰到类似“某某网,3G时代的门户网站”之类搭顺风车的宣传,根据法律,商标权人也将对此无能为力。

综上,从单纯的商标申请角度看,“3G门户”商标申请人的付出、风险与回报的性价比可能有些不佳,因此,笔者建议相关的企业在申请前还是要综合考虑各方面的问题,在有难度较大商标申请前,最好向专业的知识产权法律服务机构进行咨询,以求趋利避害,减小风险和申请时间,获取最大的商业利益。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博客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

2009-02-02

人肉搜索——引导还是压制的思考

摘要:禁止人肉搜索可能导致多达四亿之众的网民无法有效表达诉求,堵塞民意,从而导致国家有关部门无法及时根据民意调整法律和政策,有形成民意“堰塞湖”的风险。同时,目前人肉搜索是对现行宪政体制内监督的不足补充,对其进行压制可能使已经过于强势的行政权力更难以有效制衡。

本文首发于2009年一月的《第一财经日报》,发表时有部分删节,现把笔者的原文帖到博客上。

正文:近日,江苏省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徐州市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以侵犯隐私权为由对互联网正在兴起的“人肉搜索“进行管制,条例规定:未经允许,不得提供或者公开他人的信息资料。虽然徐州人大的网站事后进行了澄清,称该条例不影响公民行使监督权,但笔者认为,由于人肉搜索就是以网民联合搜索相关事件当事人资料,以还原事件真相,因此,该条例实际上叫停以人肉搜索方式进行的民间监督,至少徐州网站的人肉搜索将成为非法行为。

作为一个从事法律职业的人士,笔者认为徐州立法引发的争议反映了隐私权和监督权两种权利间矛盾。任何公民行使法律赋予权利的同时不应当侵犯他人的权利,而网民在人肉搜索的同时不可避免的会对被搜索者的个人隐私权造成侵害,具有巨大杀伤力。同时,目前的宪政体制下,行政权力独大,体制内监督乏力,人肉搜索经常被网民用来监督官员的腐败和违法活动,人肉搜索集合网民之力进行监督,这种监督权的行使起到了一定的对行政权制衡作用。

如何处理两者的关系,笔者认为,人肉搜索具有一定虽然有疏导和管理的必要性,但叫停人肉搜索显属在倒洗澡水的时候把孩子一块儿倒掉了。为了保护隐私权而剥夺监督权有因噎废食之嫌,正途应当是引导网民理性有序的表达自己的诉求,而不是简单草率的发文对人肉搜索进行禁止,那样只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

笔者认为,现在的人肉搜索是多达四亿互联网网民民意的一种体现,由于互联网的虚拟性,网民在网络环境下对于现实生活中说了要得罪人的不良现象的批评显然比现实更少顾忌,真实性也更强。网络民意往往可以形成对于现实不良现象的反制。如多次发生的网民对于搞婚外情者的搜索就反映了对于现实社会道德沦丧,一夫一妻制及情侣间的忠贞义务受到侵犯的不满;在08年初的“很黄很暴力”事件中,网民又充分表达了对于传统儒家思想的虚伪性的鞭笞和对于权威的蔑视;而在多起对官员的人肉搜索中,则显示了网民对于现行体制内监督不足、利益分配不公以及施政不力的愤怒。

对于人肉搜索,存在两种选择,引导或者压制。对于如徐州立法般的单纯压制,笔者认为其前景显然不甚光明。

首先,除非关闭搜索引擎和论坛,否则从技术上实际不可能禁绝人肉搜索。人肉搜索依附的是互联网——这项被称为二十世纪最伟大发明的工具,这一技术特征使其很难被禁绝。首先,人肉搜索利用的是互联网的信息检索功能,绝大部分人肉搜索结果都是网络上公开可以查到的,其次,人肉搜索的交流是通过互联网论坛进行的,这种交流可以聚合网民的力量。因此,只要互联网可以检索信息,网上有论坛存在,网民就可以进行人肉搜索。

其次,禁止人肉搜索还可能影响多达四亿之众的网民无法有效表达诉求,堵塞民意,从而导致国家有关部门无法在社会转型期的敏感时刻及时根据民意调整法律和政策,有形成民意“堰塞湖”的风险。同时,目前人肉搜索是对现行宪政体制内监督的不足补充,对其进行压制可能使已经过于强势的行政权力更难以有效制衡。

最后,笔者认为我们党可以依靠群众路线,利用好人肉搜索这个工具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人肉搜索是网民自发的对社会不良现象的一种鞭笞,而网民中群众又占据了主体地位,因此,人肉搜索具有群众自发性活动的特征,而群众路线是中国****的根本路线,党可以很好的利用人肉搜索这种群众活动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这完全符合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的群众路线理念。而反之,则可能脱离群众,显然与我党的理念不符。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博客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