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6-21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颁布了《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对网络支付、预付卡的发行与受理、银行卡收单、以及中国人民银行确定的其他支付服务进行了规范。

  作为关注IT产业的法律工作者,笔者浏览了该管理办法后发现,虽然该管理办法规定了非金融机构的九个准入条件,但对于国内网络支付业的骨干企业如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腾讯旗下的财付通等企业而言,该法律的颁布并没有解决这些拥有外资背景企业业务准入牌照的不确定性。

  根据该《管理办法》第9条中规定:“外商投资支付机构的业务范围、境外出资人的资格条件和出资比例等,由中国人民银行另行规定,报国务院批准。“但目前人民银行的另行规定尚未出台。在外资企业投资中国必先参考的商务部的《外商投资企业指导目录》中,对类似支付宝的非金融支付机构也没有明确的规定(这可能是这块业务比较新,还没有来得及列入),但网络支付隶属的金融保险业没有一个行业被列入《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传统金融、保险业的基本形式都被包括在《限制外商投资产业目录》中。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国家对这块金融服务业的准入还是有严格限制的。

  在支付宝官方网站的“支付宝简介“网页是这样描述支付宝公司的: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是国内领先的独立第三方支付平台,由阿里巴巴集团创办。单看”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名字就可以看出,这是一家股东中有外资的企业。根据国内企业的命名规则,凡是国家名字或者省市名称在企业字号后面的,如”××(上海)有限公司“、”××(中国)有限公司“均为外资企业。而腾讯旗下的财付通也面临同样的外资背景问题,腾讯公司是香港上市公司,法律上,香港的公司被视为外资,因此财付通也属于外商投资企业。对于业内很多拿了风险投资的支付企业而言,同有此问题,如果投资方源于外国,这部分企业的实际也是外资背景的。

  金融行业是一个特殊而敏感的行业,由于其涉及的巨额资金可能会对国家主权及金融安全造成的冲击,国家对该行业的开放向来十分慎重,因此,对待金融领域的外资准入法律门槛,IT企业的常用规避方式——协议绑定,即以用内资主体取得牌照,再用外资主体通过绑定协议的方式将利润转移至境外——不一定能够行的通。该领域的投资者对此也是十分心知肚明的,笔者曾多次看到有报道引用阿里巴巴公司的CEO马云的说法:随时准备将支付宝献给国家。说明投资者对该领域的政策法律风险还是有一定心理准备的。

  当然,人民银行既然已经出台了《管理办法》,说明监管机关已经对如何解决外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的问题有了定案。笔者认为,大家不妨根据《管理办法》的第四十八条规定拭目以待,看看支付宝们能不能在《管理办法》实施后1年内申请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以及它们作为外资非金融机构在支付服务业务方面会面临什么样的监管和限制。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2010-06-13

也曾彷徨—-写给尚未找到工作的毕业生们

又到了毕业的时节,最近看到上海律协网站的通知:因为招聘的单位太少,上海律师事务所应届毕业生招聘会取消了。中午问我的助理的小骆:你同学的工作都找到了吗?答:通过司法考试的基本都找到了。小骆是华东政法大学法学专业应届毕业生,已经被我招录为律师助理。

华政的法学专业在上海首屈一指,华政毕业生算法学类院校比较有竞争力的。但我估计小骆那些没有通过司法考试的同学们没有找到工作的比例还是会比较高。因为前两天参加过一个知识产权会议,午饭时和几个法学研究生同席,他们说法学类毕业生已经多年在高校专业就业率排行榜垫底,皆感叹:找工作好难啊!我不禁回想起了12年前曾经一度找不到工作的自己:

12年前我也是华政的应届本科毕业生,专业是民商法,在当时工作比较好找的情况下(我们班一大半同学考上了公务员),我在毕业那年的6月初也没有找到工作。原因是我对公平正义比较感兴趣,所以当时择业时我的首选行业是记者,大四伊始,我就加入了上海本地某报社实习,但在实习几个月后,被报社告知:因为没有新闻专业知识,不太适合当记者。由于一心想进报社,因此我的公务员考试没好好准备,没有通过。同时还错过了学校组织的大规模公司、律所招聘。记得那时已经是大四的第二个学期,从那年的2月到5月底,到学校招聘的单位不多,虽然我每个都投了简历,却没有回应,而此时,同宿舍其他同学都找到了工作,我的压力骤增。

当时的想法是,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就意味着自己的所学得不到社会认可,没有收入,无法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简而言之,压力很大,我的体重也在很短时间骤减10多斤。当然,后来在6月中旬的时候我时来运转,忽然有三家单位同意招录我,两家律所和一家公司,最终我选择了去一家国有企业担任法务工作。现在的我,是在业内有一定的知名度的律师。但当年找不到工作的经历仍然记忆犹新,回想起来,还是想给所有处在我当年境遇的应届大学毕业生们说两句:

第一,失败的实习经历是一笔财富。现在想来,我学的是法律,想转行进入自己没有任何专业知识的新闻媒体行业是一个战略错误。因此,从此我在人生重大选择上就格外慎重,基本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犯过错。同时,在报社实习期间,我还是有收获的,我当律师伊始靠博客拓展业务,实习时学到的新闻学知识在撰写博客文章时帮了大忙,我的第一批客户就是通过我的博客找到的。

第二,积极行动,不要沉湎于埋怨别人或者社会。社会和你个人的状况不会因为你的埋怨而改变,真正能够改变你的状况并进而改变社会的是你自己积极的行动。以我的社会经验来看,一个始终积极努力的人即便一时遭受挫折,最终一定会取得成功。因此,即便你没法在本专业就业,即便你为了谋生下一步只能进入工厂从事体力劳动或者从事一份你不喜欢的工作,同时你下一步的转型或者创业努力也失败了,但如果你有决心改变命运并付诸持续的行动的,你一定可以成功。具体大家可以搜一下微软前中国区总裁吴士宏的经历。

第三,以更巧妙的办法求职。举两个例子:例一、我本人曾在今年2月在多个个人博客上发布了招聘启事,对象是法学专业应届毕业生,不限男女、地域,该招聘的有效期为两周。但令人意外的是,在发布后的一个月内,没有任何一名法学专业应届毕业生向我投递简历,后来还是我们律所给我推荐了现在的助理。回过头说,当时任何法学应届毕业生投给我简历,就有很大机会可以得到这份工作。对此,我给大家的建议是,不妨多种渠道查看招聘信息。

例二:今天看到的新闻,一个美国毕业购买了纽约最著名五位创意总监名字的Google关键词广告,当这些总监到Google搜索自己名字时, 就会在搜索页的第一个搜索项看到如下文字:“用Google搜索你自己是件很有趣的事, 雇用我也同样会是一件有趣的事。”最终,他得到了五位总监中其中四位的亲自面试并得到了其中两家公司的录用通知。对此,我的建议是,求职的方法也可以创新。

第四,工作很多年后,现在看大学毕业的求职,只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事情之一。现在大学毕业生们还将迎来更多、更复杂的挑战,如工作中的同事关系应对、升职考验、跳槽或转行、择偶成家抚育下一代等等,每一件的意义都不亚于找工作。找到工作只是长征中的一步而已,跟当年考上大学的意义差不多,如果你还没有找到工作,不要太急,因为急也没用,你怎么不知道这是老天在考验你呢?大家一方面摆正心态,另一方面继续努力,始终以积极的心态应对人生,牢记住,天生我才必有用!

最后,祝大家好运!

2010-06-10

  据媒体报道,业内最炙手可热的电子产品,苹果公司推出两个月即销量突破200万台的新宠——全触摸屏电脑iPad最近在中国碰到了商标问题:一家名 为唯冠科技的公司早在2000年就注册了ipad名称的商标。同时,据国家商标局网站显示,该商标已于2010年5月7日进入转让待审阶段,获得方不明。 而近日有媒体报道,iPad商标转让的受让方很可能不是苹果公司。

  如果上述传闻属实,显然对苹果公司iPad入华会有很大影响。如果苹 果公司强行使用该名称,将肯定遭到商标权人的狙击,商标侵权责任将无法避免,如果苹果公司将产品改用其他名称推出,将面临无法在华使用iPad这个全球统 一产品名称,品牌价值将遭受巨大损失。那么,苹果公司能不能申请撤销iPad商标呢?作为一个知识产权法律工作者,笔者认为苹果公司撤销该商标的可能性也 不大。

  一般而言,业内常用的商标撤销理由有二:一、该商标系恶意抢注;二、该商标三年未使用。在本案中,第一个理由显然无法使用,因为 唯冠在2000年即注册了该商标,而苹果公司宣布iPad产品上市的时间是2009年底。第二个理由,商标三年未使用虽然是商标法的规定,但如苹果公司使 用该理由撤销iPad商标将面临两个问题:

  首先,如果商标权人在过去三年内曾经使用过此商标,则该理由不成立,同时,实践中很多商标权 人对三年未使用的商标撤销案件中的使用证据举证很多是较难判断真伪的事实,对于这些事实,商标局的审查一般会比较慎重,一般不会轻易撤销。

  其 次,撤销商标的程序耗时非常长,商业上可能性不大。如果苹果公司申请撤销已经注册的iPad商标,,即便商标局初裁撤销iPad商标,但由于该商标商业价 值巨大,原来的商标权人显然会利用全部的法律程序抵抗到底,这样,此类案件将历经商标局、商评委、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和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四道程序, 走完这些程序一般要历经3-5年时间。同时,即使iPad商标被撤销,苹果公司也不是自然取得了该商标,还是要通过正常的申请途径申请才能取得商标注册。 而在商标从被撤销盗再次申请完成的法律程序进行期间(现在需要2年左右),该商标的法律保护处于真空期,任何人都可以使用该名称命名产品。对于一款几个月 内即将在国内上市的产品而言,要通过如此冗长、充满不确定性的法律程序解决商标问题显然是不切实际的。

  笔者认为,对于iPad的商标问 题,如果目前的受让方不是苹果公司,其能采用的途径仅有两条:1、给iPad产品重新起一个本地化的名字在中国销售;或者2、花高价买下商标。当然,目前 iPad商标在国内面临的问题应该是苹果公司已经预料到的,因为此类跨国公司在产品推出前一般都会对产品的名称进行全球商标检索,苹果公司肯定已经预知了 中国的iPad商标在其主要类别第9类已经被注册,但该公司在权衡了iPad商标的全球商标情况后仍作出了使用该名称的决定。

  本文作 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 g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