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2-07-25

最近处理了一个争议很大的劳动案件,发现现行劳动法规对单位的保护有欠缺,而这种欠缺导致一个不诚信的劳动者钻了法律的空子获益,而上千诚信的劳动者的利益却可能因此受损,在这里和大家讨论一下:

某单位有一总监级员工,请病假半年(事后发现出具病假单的三甲医院居然从没有给病人开过药,但也不肯承认该病假有问题),单位发现病假期间此人实际在外面自己开的公司里上班,遂委托律师调查此事。律师调查工商档案发现,其果然是另一家公司的总经理。同时,根据该公司官方网站的信息,律师以联系业务为名给他打电话,进一步确证了其确实在为该公司处理业务,电话过程进行了录音公证。

掌握证据后,单位解除了员工的劳动合同,员工遂提起仲裁,要求判令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最终,法院确认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合法,且在判决中认定员工病假期间在外成立公司经营有违诚信原则。单位也另行提起仲裁要求员工返还单位的病假工资作为损失赔偿。

在仲裁和法院一审中,单位向员工索赔的诉讼请求均被以没有法律依据为由驳回,一审败诉后单位提起上述,二审法院的诉前调解人员居然电话劝律师撤诉,原话是:这种案件,单位告个人法院基本不支持的,你们联系下当事人看能不能撤诉,但单位方不同意,本案近期二审开庭。作为知识产权律师,我劳动案件处理的不多,但在本案处理过程中,发现了现行劳动法规的问题:价值取向上对单位保护不力。

以本案为例,此员工的行为很不诚信,一边享受着单位给的高薪病假工资,一边自己在外开公司赚钱,但单位只能解除劳动合同了事,但对于损失的追讨,现行的劳动法律中有关单位向劳动者追讨损失的规定主要集中于服务期的培训费或违反保密义务的损害赔偿等方面,而对于此类不诚信行为却没有明确的规定。这就造成了本案中单位索赔法律依据不足,在仲裁和一审中都被判败诉,但单位这边也很冤枉,因为确实产生了三笔损失:

一、为调查他病假期间在外开公司经营的情况,单位聘请了律师,支付了律师费、公证费、工商查询费等费用。
二、该员工是总监级别,技术骨干,月薪一万五千元,由于他请假,单位不得不从其他岗位抽调人员顶替他,他本人和其他人的工作都因此受到了延误,虽然不是直接损失,但隐形损失确实存在。
三、病假工资差额。上海市的规定,单位病假工资可以以上年度上海市平均工资发放,约为三千多元每月,而单位内部的规定为,向员工支付病假工资的标准为其实际工资的80%,该原公司每月病假工资高达一万二千余元。单位认为:单位的高标准病假工资是照顾实际生病的诚信员工的,而此员工不诚信,且已经给单位造成了损失,因此,应该享受低标准的上海市上年度平均工资。

撇开法律不谈,上述三项请求是不是合理?相信大家都看得出来,单位实际产生了这些损失,而且这些损失都是由于员工不诚信的行为引发的,但这些不过分的要求却因为现行法律法规的立法取向偏向保护劳动者而没有取得法院和仲裁委的支持,我们认为这是非常不合理的。法律的一个重要功能是警示,如果单位向不诚信的员工索赔失败,意味着警示功能失效,相当于对其他类似的行为的变相鼓励,这种情况的持续将给劳动力市场的整个秩序带来问题。

撇开长远影响不谈,本案还有一个类似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一人不诚信,一千人受害。该单位是一个有上千员工的中型企业,员工一直享受着不错的病假工资制度,但由于该案中单位对于不诚信的员工的病假工资差额的索赔要求没有被法律支持,其高层已经在考虑改变病假制度:

既然上海市规定,病假工资可以以上年度上海市平均工资三千多元每月的标准发放,那单位向员工发放实际工资的80%的病假工资的标准就过高了,关键是发现发错了还没法要回来,所以等本案二审结束,他们就可能改变这一制度,届时,全体员工的病假工资标准都将大大缩水。这才是因为一人不诚信给其他无辜者带来的损害。如果该不诚信的员工被法律处罚,我相信该单位高层不会产生改变病假工资制度的想法。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 at gmail.com,本文仅代表 作 者观点。更多精彩知识产权法律内容,请访问:www.legalservice.cn(中文)www.chinaiplawyer.com(英文)。

2012-07-02

据报道,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7月2日宣布,苹果公司与深圳唯冠公司已在法院主持下就iPad商标权案签订民事调解书,双方以六千万美元一揽子解决有关商标权属纠纷,苹果公司需要向唯冠方支付六千万美元,唯冠同意将iPad商标转让给苹果公司。消息披露后,六千万美元的和解金额迅速成为舆论瞩目的焦点,本文将讨论:苹果这笔钱花的值不值?

对苹果公司而言,这笔钱出的不值的理由有下面几个:

一、此前,苹果公司曾于2009年以365万美元的价格从汉王公司那里买下了I-phone商标,当时这个价格已经是创纪录的。而此次购买的中国大陆地区iPad商标,已经包含在他们向台湾唯冠购买的8个iPad商标中了,两次出钱买同一件商品,价格还比上次高十几倍,确实贵了。

二、本案的诉讼即使败诉,苹果公司支出的成本也应远小于六千万美元。苹果可能的支出如下:

1、后续被唯冠公司商标侵权索赔,民事赔偿支出;

2、唯冠公司行政投诉苹果iPad商标侵权,行政罚款支出;

3、更换大陆地区销售的iPad产品品牌的支出;

4、iPad代工厂被罚不得在国内生产iPad的产业转移支出。

上面四个因素最大的两部分,高额的民事赔偿和行政罚款都有一个前提,就是苹果恶意侵权,而本案中苹果实际已经购买了相关商标,只是在履行环节出了问题才导致商标侵权,因此被判高额赔偿和罚款的可能性并不大。iPad在中国非常热销库存不大,更换品牌的费用也不会很高。至于产业转移,因涉及国内上百万人的就业,海关基本不可能禁止国内代工的iPad出口。因此,上述几项损失相加能达到六千万美元乃至其一半的可能性都比较小。

三、iPad商标虽然唯冠公司注册在先,但品牌的美誉度主要是苹果创造的,唯冠啥都没做,就因为一个在先注册的商标和一次不诚信的拒绝履行合同行为就可以拿到那么高的品牌溢价,显然对苹果不公。

但存在即合理,苹果公司作为如今全球最成功的公司,显然深谙商业理性,其肯出如此高价解决iPad商标问题一定有其认为的值得之处:

首先,苹果公司的知识产权团队在收购唯冠知识产权之前显然已经对iPad中国大陆商标在深圳唯冠而不是台湾唯冠名下非常清楚(笔者之前曾认为苹果公司没有做好知识产权尽职调查,但现在觉得并非如此),如果苹果公司能暂缓发布iPad产品,给知识产权团队以充足时间,相信他们一定有让深圳唯冠配合办理商标过户手续的执行力。

但公司运作商机显然是第一位的,乔布斯最终决定在中国区商标没有完成过户的情况下就发布iPad产品,显然其已经做好了可能发生商标争议法律风险的准备。但从iPad发布后一直热销至今仍独霸平板电脑市场来看,乔布斯选择的时机显然是恰当的,对整个苹果公司而言,提早发布的市场商机收益要远大于六千万美元的支出。

其次,和解后新一代 iPad产品可以顺利在中国上市。由于iPad商标争议迟迟不决,导致苹果公司在中国这个占其全球收入20%的地区投放新一代iPad产品处于尴尬的两难境地,如果不改名投放,一旦被判侵权法律风险大,如果改名投放,则意味着认输,因此苹果至今没有在中国投放该产品。本案的解决意味着新一代 iPad在中国上市扫清了法律障碍,除了意味着高利润的新产品,在市场上摆脱这种悬而未决的状态对苹果及其经销商显然也是一个重大利好。

第三,如果败诉,苹果公司法律上直接损失虽然不会有六千万美元之巨,但公司在中国将被无穷无尽的商标侵权索赔和行政处罚所羁绊,无法将注意力集中于经营,间接损失可能会高于六千万美元。因此,本次和解金额虽然是巨额支出,但毕竟是一次性的,因此是可以承受的。

最后,iPad商标案中,虽然苹果公司花六千万美元是值得的,但支持唯冠公司的一审判决却可能让中国企业的整体交易成本上升,因为诉讼中暴露出的在中国经营业务与其他国家不一样的商业惯例和司法标准问题,以及中国企业履行合同的诚信问题,这些都将加大外国公司与中国企业交易中的不信任感,从而提高中外企业交易的成本。

本文为新京报约稿,平面媒体请勿转载。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gmail.com,本文仅代表作 者观点。更多精彩知识产权法律内容,请访问:www.legalservice.cn(中文 www.chinaiplawyer.com(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