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4-07-09

为什么官员敢给搜狐起诉今日头条站台?

近日,搜狐公司和今日头条公司互相起诉成为媒体焦点,搜狐诉今日头条侵犯著作权和不正当竞争,今日头条则起诉搜狐公司商业诋毁。两家有竞争关系的企业互相诉讼很正常,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在两家企业的纠纷中,政府官员居然会为其中一方“站台”。今天就分析一下这种不当介入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一、官员站台事件的经过。

2014624日,搜狐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起诉今日头条著作权侵权和不正当竞争,其新闻通稿中称:国家版权局相关领导出席了新闻发布会,北京市版权局一官员还在会上公开表示:“没有经过许可把别人的东西搬运到自己家里搬运到自己的库房里或者直接转手倒卖这是绝对不可以的,这是《著作权法》的底线,这是《著作权法》跟新技术的应用之间的一个很清晰的红线……”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NjM4NTUxNw==&mid=200528125&idx=1&sn=a72b775e5660c26a743cadc01f3d25c8&scene=1#rd

79日,今日头条公司反击,宣布起诉搜狐公司商业诋毁,在其声明中赫然有如下内容:今日头条产品是否存在侵权,是一个法律上尚未界定的问题,搜狐公司在司法机关判决之前,断然宣称本公司侵权,且以侮辱、贬损的言辞评价字节公司。搜狐公司的行为严重侵害了本公司名誉权,严重损害本公司的商业信誉和声誉……http://tech.qq.com/a/20140709/049209.htm

二、版权局官员行为失当在哪里?

今日头条的声明并非全无道理,如果把上述声明中的“搜狐公司”替换成“版权局官员,稍作改动就可以看出版权局官员站台的不当,他们不敢说的话我来说:今日头条产品是否存在侵权,是一个法律上尚未界定的问题,版权局官员在司法机关判决之前,就出席搜狐公司严重侵害今日头条公司名誉权和商业信誉的发布会,并进行不当表态,既干涉了司法独立,也有损政府的中立立场。

搜狐和今日头条的案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是非曲直自有法院评判,版权局的官员作为公权力的代表,参加一家企业起诉另一家企业的新闻发布会,也就是俗称的站台,无论有什么托词,都是很不得当的,这点相信大多数人都不会有异议。更何况根据今日头条公司在搜狐新闻发布会后提供的往来邮件资料,不排除今日头条方在使用搜狐公司网站内容前与该公司业务部门达成过合作共识,如果这节事实被认定,本案不排除不侵权的可能性。

三、版权局官员为什么会犯这个错?

作为不明内情的旁观者,笔者不了解搜狐为什么可以神通广大到请出版权局的官员为自己打击竞争对手的新闻发布会站台。但即便有邀请,出席可能会有对政府形象和自己的仕途不利的风险,官员自己不会不知道吧?从国内的政府体制来看,在国家级或大城市机关担任主管某领域的官员一般为人处世都比较成熟,也比较审慎,为什么版权局的官员在此事上的表现却不够审慎呢?

表面原因是:目前舆论导向对今日头条公司不利,该公司尚处于被版权局调查的状态,因此版权局官员有恃无恐。今日头条公司不久前的巨额融资和高估值引发了传统媒体关注,该公司成长阶段不规范的版权使用引发了传统媒体的集体炮轰,甚至上升为公共事件,除了传统媒体,不少网络媒体具体和自媒体达人也对其起诉或抨击批评,目前该公司在舆论上处于弱势状态。另外,因为前面的炮轰,目前今日头条公司已经成为了国家版权局的调查对象http://www.china.com.cn/cppcc/2014-06/23/content_32742735.htm ,作为案板上的鱼肉,怎么敢对手握刀俎的版权局官员稍有微词?

但深层原因却是:目前对互联网的行政执法严重缺乏监督和司法救济,导致公权力没有制衡,官员行事不当受到处罚的可能性也很小,因此很可能自我膨胀过度而判断力下降。目前进行互联网监管的部门,很多都是宣传部下属,比如本次事件中的版权局,宣传部负责舆论监督其他政府和党的部门,但要宣传部自我监督,好比让狗咬自己的尾巴,难度很大。

同时,整个互联网行业就是一个被过度监管的行业,监管官员面对企业一向牛气冲天:在一个合法的网站上,如果发现了一点点不良内容,官员们可以把网站关掉,而无需顾及网站上99.999%的内容都是合法健康的;在中国互联网领域,企业要办的许可证多如牛毛,且取得这些许可证的条件非常苛刻,只要网站内容有一点点不合规,官员们就可以停掉企业的许可证,让企业无法运营;身价再高的互联网民营企业家,被官员训斥起来也是噤若寒蝉,目前没有听说哪个互联网企业家敢胆边生毛敢嘴硬的;甚至很多涉及互联网删帖的案件,法院内部发文根本就不准受理。在这样缺乏监督和救济的制度环境下,监管官员想不牛气都难,因此,出席一个可能影响政府中立和司法独立的新闻发布会能算很大的事情吗?

管中窥豹,本次事件展现了中国互联网行业合理和不合理的两面:合理的是企业的竞争,今日头条和搜狐的相互诉讼充分体现了中国互联网的竞争活力;不合理的是行业的监管,官员的不当行为展现了他们由于在监管中过于强势造而下降的判断力。但社会会进步,不合理的状况终将得到改变,就像版权局官员不会想到,他们的不当行为居然会有我这样不识时务的律师出来批评一样。

最后,披露一下利益冲突,以免今日头条公司被我的文章连累。621日,也就是搜狐起诉今日头条的发布会前三天,受腾讯文化频道的邀请,我赴北京参加了今日头条涉及的版权问题研讨会,会前一天,我先后拜访了今日头条公司和新京报了解事件背景。此外,我和本文中的当事方今日头条公司至今没有任何合作关系,特此说明。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 at gmail.com,本… lang=”EN-US”>www.legalservice.cn(中文)www.chinaiplawyer.com(英文)。

2014-07-04

央视拒绝出 售世界杯网络直播权违法吗?

世界杯正火热进行,但据媒体报道,握有世界杯足球赛国内独家版权的中央电视台拒绝出 售网络直播权,,要看直播的只能上央视网站看。http://money.163.com/14/0701/01/A01ISVC800254IU3. html实际上央视拒绝出 售世界杯网络直播权的行为涉嫌违反《反垄断法》,下面是法律分析。

先看一下央视取得世界杯转播权利的过程。上世纪曾有一段时间,国内各个电视台也可以竞买世界杯等重大赛事的转播权,但2000年,当时的广电总局颁布了《关于加强体育比赛电视报道和转播管理工作的通知》,规定重大的国际体育比赛,包括奥运会、亚运会和世界杯足球赛(包括预选赛),在我国境内的电视转播权统一由中央电视台负责谈判与购买,其他各电视台(包括有线广 播电视台)不得直接购买。由此,央视成了世界杯转播权的唯一有权购买者。

这一政策实施后,由于排除了竞争对手,央视在取得奥运会和世界杯等重大赛事的转播权时成本低了很多,政府的行政命令让中国球迷可以不需要像很多国家的球迷那样,付费才能看到世界杯的比赛,从这方面的效果看,似乎这个政策不错,但在市场竞争的环节,这个政策导致了不公平竞争的问题。央视拿到转播权后并没有进行公平的处理,经常没有正当理由的拒绝向其他媒体进行转授权,引发了不少争议:

2006年的世界杯,央视对地方电视台的授权只限于小组赛的部分赛事引发争议。http://biz.163.com/06/0614/05/2JI9S2EE00020QEP.html

2010年世界杯,央视不准上海台转播南非世界杯引发争议。http://sports.china.com.cn/worldcup/2010-06/21/content_20309498.htm

本届世界杯,互联网视频网站被排除在了直播范围之外,成了最新的受害者。

从法律的角度,原广电总局的政策和央视拒绝出 售世界杯在线直播权存在如下问题:

根据2008年实施的《反垄断法》第三十七条规定:行政机关不得滥用行政权力,制定含有排除、限制竞争内容的规定。而广电总局的《》就是一个排除竞争的政策,在这点上有和《反垄断法》的规定冲突之嫌。但客观的说,这个政策的出发点并不一定是滥用权力,其想解决的问题是国内电视台互相竞争,将重大赛事的转播权价格抬升到不合理的范围,应该属于对市场经济不理性问题的一个制约。

虽然通过行政命令指定独家交易者解决了重大体育赛事转播价格不合理的问题,但经济学的常识告诉我们: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政策。我们还是付出了代价,市场经济公开、公平、公正的秩序在体育赛事转播领域受到了破坏。

照道理说,是政府通过政策把购买转播权的权利授予了央视的,其行使时也应当基于公共利益公平的进行授权。但现实的情况并非如此,世界杯作为万众瞩目的电视节目,是媒体占据市场主导权的绝佳工具,央视作为赛事的垄断转播者,拿到世界杯转播权立刻将其作为竞争手段和打击竞争对手的武器,一方面通过销售广告攫取高额垄断利润,另一方面对威胁其市场份额的竞争者或潜在竞争者的其他电视台和视频网站进行限制性授权或者拒绝授权。

不过,根据《反垄断法》的规定,央视的拒绝授权的行为实际已经涉嫌违法。根据该法规定,凡是在相关市场内具有能够控制商品价格、数量或者其他交易条件,或者能够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能力的市场地位的经营者,不得没有正当理由,拒绝与交易相对人进行交易。如果有此类行为的,会被认定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而央视在世界杯电视转播的细分相关市场中,完全具有能够控制商品价格、数量或者其他交易条件,或者能够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此市场的能力,因此,其行为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反思目前的情况,表面是央视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际的根子却在原广电总局的政策制定。只准央视购买重大赛事直播权的政策只考虑两个问题,不准哄抬转播价格,保证赛事转播覆盖全国,并没有考虑公平竞争的问题。但重大赛事转播是有巨大经济利益的,央视独家购买,那其由此取得的政策性利益应如何处理?其购买后应如何在国内进行公平的授权?在市场经济环境下,这些问题涉及实际的经济利益,也很重要,但政策中完全没有规定,效果就是,默许了央视独享这个政策带来的经济利益。这实际体现了政策的价值取向:原广电总局就是要通过公共政策的制定巩固中央电视台作为最有话语权的媒体地位。而这,完全违反了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

最后,目前的广电和在线视频领域存在非常严重的垄断、不正当竞争问题,地方电视台和民营企业遭遇了很多不公平的待遇,地方电视台还算有地方政府作为靠山,有时还能和广电总局及央视博弈一下,而民营企业完全成为了被欺压的对象。比如本次央视拒绝出 售世界杯网络直播权如此明显的违法行为,没有任何视频网站对此提出异议,因为,政府整治互联网企业的“剑网行动“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作为潜在执法对象,处于风口浪尖业内的视频网站们当然对政府最大的喉舌是敢怒不敢言的,甚至连脸上表现出怒估计都不会,至多道路以目一下。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 at gmail.com,本文仅… lang=”EN-US”>www.legalservice.cn(中文)www.chinaiplawyer.com(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