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8-16

加多宝和广药共享王老吉红罐包装 最高法院改判的三个核心原因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广受关注的广药集团与加多宝公司对红罐王老吉凉茶包装装潢争议公开宣判,认定双方共同享有红罐王老吉凉茶包装装潢的权益。而之前“红罐王老吉凉茶包装装潢权益一审被判归广药,加多宝还需要赔偿广药1.5亿元。

一、为什么广药在之前的法律博弈中能占优?

作为知识产权律师,我对本案的改判还是有点跌眼镜的,因为之前的官司,用“输得裤子都掉了”形容加多宝一方并不算过分:商标授权合同被判无效,丢掉了商标许可;商标侵权诉讼被判巨额赔偿;怕上火广告语被判归广药;“全国销量领先的红罐凉茶改名为加多宝”、中国每卖10罐凉茶,7罐加多宝、等广告语被判虚假宣传不正当竞争……

按之前的趋势,加多宝输掉此案的二审也在情理之中,因为广药有两大先天优势:

首先,广药是授权方。知识产权博弈中授权方和使用方(即被授权方)的角力,常识就是授权方会比较占优。因为权利是授权方的,要拿到授权,使用方就得接受授权方的合作条件,而且知识产权授权都有期限性,考虑到授权方可能会到期不续约,使用方一般会更加迁就授权方。

第二、同样重要的是,广药是国企,加多宝是港资背景,中国公有制为主体是写进宪法里的,所以在国内打官司,国有企业肯定更有优势。

二、二审法院改判案件可能涉及的三个核心原因。

1、口味比品牌更接近凉茶产品的本质。

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本案涉及的红罐凉茶包装装潢权实际分两层概念,红罐凉茶作为知名商品的权利和知名商品的包装装潢权。

案件争议最核心的问题就是,红罐凉茶的知名商品权到底归属何方?广药认为,知名商品权应该归王老吉商标的授权方广药集团所有,而加多宝方认为,消费者是冲着凉茶的口味来的,加多宝握有红罐王老吉凉茶配方(目前这个配方广药集团仍然没有掌握),红罐凉茶的知名商品权应该归加多宝所有。而这个问题,法律没有明确规定。

公允的看,加多宝的理由占优,因为商品的口味比品牌更接近产品的本质。知识产权权利并不像物权,而是为了鼓励创新而生造出来的权利,从社会利益里分出一块蛋糕给知识产权权利人,所以,法律规定不明的知识产权案件,社会公众的认知和消费者的权益应该是最重要的判定标准。

原先加多宝生产的红罐王老吉凉茶是市场的主流产品,表明消费者更接受其口味,消费者的接受度当然也是商品之所以知名的原因之一,现在商标权人收回授权后,如果不准其生产红罐凉茶,可能会导致消费者无法获得更符合其口味的产品,这显然是不符合公众认知和消费者利益的。

2、加多宝之前成功地区分了红罐和绿盒王老吉产品

所有的知识产权使用方在面对授权者时都是弱势的,他们最痛苦的时刻不是授权到期后的失落时刻,而是授权续约谈判时被授权方提高要价敲打的时刻。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所以,有的使用方会自己另做一个用自己知识产权的类似产品,万一授权到期不续约就把原来的经营资源投在自己的产品上,还有的使用方会想很多办法在经营中把自己和授权方的知识产权捆绑起来,如果授权者不跟自己续约,会付出高额成本。

加多宝最成功的举措就是把红罐包装装潢和王老吉捆绑起来。之前市场上的王老吉凉茶有两种,加多宝的红罐和广药的绿盒。这可能是加多宝所做过的最好的商业模式设计,甚至可能比只有红罐没有绿盒还要好。因为这样可以把自己口味的产品和广药口味的产品区分开来。这个设计显然是成功的,虽然最高法院判决双方共享红罐包装装潢,但作为失去品牌的经营者,本来应该一无所有的,但现在居然能使用王老吉的包装装潢,无疑是加多宝的一个巨大的胜利。

3、新的讲究市场主体平等的司法政策

新的平等保护各类市场主体的司法政策显然也是改判的原因之一。就在加多宝案宣判的同一天,最高人民法院还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为改善营商环境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见》,规定要依法平等保护各类市场主体,全面贯彻平等保护不同所有制主体、不同地区市场主体、不同行业利益主体的工作要求,坚持各类市场主体法律地位平等、权利保护平等和发展机会平等的原则,推动形成平等有序、充满活力的法治化营商环境。

按照讲政治的传统,最高人民法院不会在颁布要依法平等保护各类市场主体的《意见》的同时发布一个打脸的判决,也就是说,加多宝这个案件应该成了一个平等保护不同所有制主体的典型案例。

最后,谈一下案件对知识产权授权方和使用方的影响。不同于商标权是一个法定的强权利,知名产品包装装潢权更类似权益,发现侵权后一般到法院诉讼才会确认。而发现商标侵权,权利人则可以向工商局投诉,迅速打击侵权。同时,和知名产品包装装潢权平行的权利还有《著作权法》上的产品包装装潢设计图著作权、《专利法》上的外观设计专利权、《商标法》上的立体商标权。

所以,本案对知识产权授权的产业影响可能并不太大。对授权方而言,应该尽快请律师修改标准版的授权合同,约定因授权合同产生的知名商品权及相应的包装装潢权利归授权方所有。对使用方,其应该把包装装潢尽可能多地申请平行的知识产权权利,包括但不限于设计图版权登记、外观设计专利和立体商标,以利于和授权方博弈。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 at gmail.com,本文仅… lang=”EN-US”>

2017-08-11

自媒体批评阿里巴巴 “诈投”构成名誉侵权吗?

近日,阿里巴巴公司宣布起诉了自媒体“金融街侦探”的运营公司名誉侵权,称《阿里式投资:锤子侥幸生还,无界难逃一死,还有多少创业公司入了这个坑?》http://t.cn/R9n7Iih 一文通篇充斥臆测虚构,以新闻之名行攻击之实,对阿里巴巴名誉造成严重损害。

但我看了批评报道的原文,觉得文章虽然比较尖刻且有一些对阿里巴巴公司负面报道的情绪,但总体上言之有据,论据基本是公开的报道而不是小道消息,没有虚构事实,也没有以侮辱诽谤的形式贬损阿里巴巴公司。当然这只是个人观点,没有约束力。下面就分析一下这篇引发争议的文章有哪些法律风险。

文章标题《阿里式投资:锤子侥幸生还,无界难逃一死,还有多少创业公司入了这个坑?》,此标题有些负面,但不算侮辱诽谤。

文章的第一句是全文风险最大的:“听说过做慈善诈捐的,原来做投资也可以诈投!”虽然没有明示阿里巴巴公司诈投,但文章写得就是阿里巴巴公司投资的事情,所以诈投一事,如果后文没有明确的释明,这个定性会有风险,具体后面会分析。

文章第二句是讽刺投资分三种:雪中送炭式、锦上添花式,和阿里巴巴式。个人认为问题不大。“阿里式投资算是雪中送花,还是锦上添炭?就不好说了,反正有时候宣布得很高调,但“投资”如山倒,打钱如抽丝,甚至有被投的创业公司都要死了,阿里的钱还没到账。虽然有点刻薄,但根据下文的内容也不算乱说,问题也不大。

下面分析文章说阿里巴巴公司投资锤子科技的部分,内容摘要如下:锤子投资人批评阿里无情,因为阿里巴巴公司本来说要投锤子科技,但最终没有成交,期间,锤子创始人罗永浩已经把股权质押给阿里巴巴公司,后来质押却注销了。因为投资过程时间比较长,险些危及锤子科技的经营安全。

文中对阿里巴巴公司批评的内容都是引用锤子科技早期投资人郑刚的公开发言,没有涉及侮辱诽谤,风险不大。不过作为律师,我认为锤子科技当时遭遇的困境自己也有责任,按照业界惯例,如果股权都质押了,说明阿里巴巴公司已经和锤子科技签了投资意向协议并支付了部分款项,但后面还有尽职调查及投资方内部的决策的程序,并不是板上钉钉要投资。如果投资方最终不投的,根据意向协议可以拿回款项,对被创业企业而言,这个踏空的风险确实存在,自己应该留个心眼防范。

介绍无界传媒和阿里巴巴公司关系的这段是争议的关键点,文章称:无界首期投资中的资金也是分批到账的,截至无界项目黄掉的20164月,……阿里巴巴号称的4000万投资款一分钱都没有到。……呵呵,听说过做慈善诈捐的,原来做投资也可以诈投。

怎么算诈投”?百度百科上的“诈字有两个含义,一为冒充,一为假装。说阿里巴巴公司冒充投资或者假装投资,都不对,但有诈捐在前面,解释起来也算有依据:号称捐款但实际没有捐,可以叫诈捐。所以文章所称的诈捐应是批评阿里巴巴公司号称投资,但实际不付钱的行为。

如果阿里巴巴公司拿出投资协议举证说不付钱是合理合法的,或者是无界的原因导致投资不成的,则诈捐的说法就不成立了。但如果被诉方可以举证阿里巴巴公司确实对外宣称过投资却不付钱,这样的诈捐,描述的是事实,虽然双方会各执一词,但我认为被诉方的解释只要有合理性,就不算诽谤。

当然,文章是不是构成名誉侵权,内容是不是有价值也很重要,既有价值又有依据的尖刻的批评我个人认为也应该受到容忍,因为言论自由受保护的核心理由是禁止批评会阻碍社会进步,这篇文章的作者很老到,下面这段写得很赞,很好的平衡了诈投引发的侵权风险:

“此前,阿里的人也和侦探君聊过,无界的投资款没有到,原因很多也很复杂。如果这是个例外还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是如郑刚所说,拖欠投资款,是阿里巴巴投资部门的一贯作风,那么就值得创业者警惕了。这段实际是文章的核心观点,我认为,所有和阿里巴巴公司有投资合作的创业者都可以从锤子科技的教训中汲取到一定的有价值的信息。但这也可能是阿里巴巴公司决定发起诉讼的原因。

文章后面的内容和前面性质差不多,虽然是对阿里巴巴公司的批评,但基本都是基于事实做的,限于篇幅,就不多讨论。最后说一下自媒体防范名誉侵权的注意点:言之有据,论据应该是公开的报道而不是小道消息,不虚构事实,不以侮辱诽谤的形式贬损他人。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 at gmail.com,本文仅… lang=”EN-US”>

2017-08-09

滴滴公司强迫司机买矿泉水可能并不违法

近日,滴滴公司强制驾驶员买水事件引起了媒体关注,大致的案情如下:滴滴公司规定,每辆滴滴公司专车内必须配备三瓶矿泉水,司机必须到滴滴公司指定的地点购买指定品牌,否则,将被罚钱和扣分。滴滴公司称此规定目的是让司机更好地提供服务并提高乘客的舒适度。

不少司机认为,滴滴公司的做法侵犯了司机的合法权益。虽然滴滴公司指定的某品牌矿泉水的价格低于市场价,但该品牌市场定位中高端,比农夫山泉等普通水价格贵。有专家认为,滴滴公司的做法违反了《民法总则》规定的自愿、公平的原则。

一、滴滴公司的可能违法之处

作为律师,乍一看我也觉得滴滴公司的做法不合适,专车司机在滴滴平台提供服务,为什么要强制人家买特定品牌的矿泉水?这个做法涉嫌强迫交易,可能违反以下法律:

《民法通则》第四条规定,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的原则。

《反垄断法》规定,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或者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

此外,湖北、江苏、山东等地的反不正当竞争的地方性法规或者规定中也有规定,经营者不得采取胁迫、欺诈以及其他不正当的手段迫使他人与自己交易。

二、滴滴公司自己买水发给乘客可行吗?

但仔细想一下,如果滴滴公司要提升服务品质,向乘客提供矿泉水的,或者让司机自己随便买水提供给乘客的,其实还都有风险:

1、不强制司机买水,改成滴滴公司自己买矿泉水发给司机,然后从他们份子钱里面扣可以吗?

目前为止我乘过的滴滴专车,大概只有不到一半会提供矿泉水,虽然滴滴公司对不提供矿泉水的司机肯定有抽检监控和处罚措施,但不遵守规则的司机显然仍很多。对这些司机而言,他们领到矿泉水后很可能还是不给乘客,而是卖了换钱,这是滴滴公司自己买矿泉水的最大风险。

2、即便要司机自己买,为啥要指定地方买,就不能司机自己买,挑便宜的水吗?

如果不指定品牌,司机可能会买最便宜的矿泉水,说不定就买到假货,乘客喝了要拉肚子。如果不指定购买地,同样有假货风险。

所以,现行的滴滴公司和中高端品牌矿泉水签大客户合同,帮司机拿低价矿泉水的方案显然风险更小。

三、司机去工商局或者交管局投诉滴滴公司违法咋办?

随着媒体的曝光,不排除会有司机去工商局、交通委投诉,但滴滴公司并非没有抗辩理由。

如果滴滴公司法务团队称职的,司机应当在滴滴公司指定商户购买指定品牌矿泉水的条款应该已经写在了和司机的协议中,协议可以对抗违反《民法通则》自愿、平等原则的投诉。

对于违反《反垄断法》规定的禁止限定交易条款的问题,实际这条有个前提,“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或者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才属于违法。而滴滴公司可以提出一个“正当理由,指定司机购买矿泉水的目的是为了提升服务品质,如果他们还可以证明自身没有通过此交易赚取差价的,个人认为这个“正当理由对抗违法投诉也是可以一试的。

当然,本次事件中,滴滴公司放弃现有措施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因为作为一个市场的颠覆者,他们触动了很多既得利益,某些部门说不定早看他们不顺眼了,媒体报道后有可能也就会顺势要求他们停止。最后,披露一下利益冲突,本人和滴滴公司无任何合作,也没有在写此文前和滴滴公司的工作人员有任何沟通。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 at gmail.com,本文仅… lang=”EN-US”>

2017-08-07

腾讯那么强势,为啥拦不住华为收集微信数据?

据媒体报道,近期华为在荣耀Magic手机上向用户提供了行动人工智能服务,可以根据微信聊天内容自动加载地址、天气、时间等信息。这一功能引发腾讯强烈反弹:腾讯认为华为私自获取腾讯数据,还侵犯了微信用户隐私。

在和华为交涉无果的情况下,腾讯向工信部进行了投诉,目前工信部尚未就此进行公开回应。看到这个新闻,作为律师,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坏了,腾讯对华为没办法,不然也不会上访到工信部。

一、处于商业生态链下游的腾讯维权手段受限。

因为科技领域的商业竞争非常讲究速度,一般对于严重侵权,被侵权方往往会选择起诉的同时申请行为保全(诉讼禁令),要求法院裁定侵权方诉讼期间先行停止侵权行为,而腾讯选择向工信部投诉,希望主管部门快速制止华为的侵权行为就说明其判断,如果起诉,法院颁发行为保全裁定的可能性不大。

大家印象中的腾讯是一头巨兽,左手QQ右手微信,手握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和内容和应用的分发的主流渠道,所有和互联网沾边的公司几乎都对其忌惮三分。但在华为手机制造商面前,腾讯的这些优势却都没了用武之地。

首先,对于华为苹果这样的硬件生产商,腾讯在商业生态上处于下游,腾讯是微信这个房子的房主,但华为却是荣耀手机这块地的地主,房子还是要建在地上的,微信用户体验好,粘性大,腾讯作为内容和应用的分发渠道很强,但这些优势在和手机生产商博弈时,还是胳膊也拧不过大腿,所以之前腾讯就小程序和微信文章打赏和苹果公司的博弈也都以腾讯退让告终。

其次,华为和腾讯都在深圳,体量上华为也丝毫不逊于腾讯,所以到法院起诉主场优势不大。最后,腾讯还有个杀手锏,3Q大战的时候用过,逼迫用户二选一,但一方面华为和腾讯的矛盾还没那么激烈,另一方面如果华为手机用户没法用微信,肯定会招致政府干预,所以没法用。

二、华为收集微信数据涉及的两大法律问题的分析

上面这些虽然重要,但腾讯面对华为收集微信用户数据第一步没有起诉,而是向政府投诉,最关键的问题还是:腾讯维权的法律难度很大。和本次纠纷主要相关的法律有两部:《网络安全法》《反不正当竞争法》,分别涉及企业收集用户数据是不是合法、有没有侵犯用户隐私;以及有没有构成不公平竞争。

就《网络安全法》,腾讯可以做的文章不多。《网络安全法》对于服务商收集数据,要求符合合法、正当、必要三个原则。如果是华为收集手机用户数据的,一般需要做如下工作:和用户签订用户协议(一般在手机激活时就有点击协议),这样收集数据前就取得了用户同意;数据应当是和提供的服务相关的,比如微信输入的数据中弹出的搜索信息应该是和数据相关的;未经用户允许不得将可以识别出用户身份的信息提供给第三方,这意味着给第三方服务商提供的信息要去除身份信息;还要在公司内部建立数据保密制度,并保证数据传输、存储数据符合法律要求等。对于华为,符合以上要求并不难。

而利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维权,腾讯最大的难点是如何证明华为缺乏正当性。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维权的本质就是:微信是腾讯的地盘,华为不可以进。主要的法律依据是该法第二条,经营者经营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

该法条是个原则条款,本案如何适用该法条可以参考最高人民法院对腾讯诉360扣扣保镖助手案中认定不正当竞争案中的适用标准:

一、华为是否能够破坏微信软件及其服务的安全性、完整性,使腾讯丧失增值业务的交易机会及广告收入,从而构成不正当竞争?

二、华为是否对腾讯存在商业诋毁行为?

三、华为是否有篡改微信的功能界面从而取代微信的部分功能以推销自己的产品?

以上腾讯唯一可以做文章的就是第一个问题:证明华为用收集到的数据从事一些损害其微信生态的事情,比如推荐微信用户到其他即时通讯软件注册(估计华为不会做这个),或者对微信提供的其他的诸如游戏、电商、互联网金融服务推荐非微信生态的服务提供者,鉴于微信提供的服务范围非常广阔,所以找一个类似的点并不困难。

但找到诉由不等于找到了正当性来源,即便可以证明华为推荐的服务替代了微信应用向用户提供的服务,但只要这个推荐是自然的,不是牵强附会的强行推荐,我觉得还是很难让法院判决构成不正当竞争。问题的关键是:和360强插安全软件不同,华为在商业生态链条上天然处于腾讯的上方,用户输入的数据是通过华为控制的操作系统才到达微信的,所以华为作为手机系统的提供者收集微信数据并提供其他服务,并不一定缺乏正当性。

最后,商业领域的竞争非常复杂,本文只是就作者个人所了解的情况进行的分析,不排除盲人摸象,如有错谬,欢迎大家指正。不过作为关注科技企业竞争的律师,我非常希望看到腾讯和华为把微信数据收集的争议诉诸法律解决,因为法院的判决将会对数据法律领域的规则进行明确,非常有利于社会的进步。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 at gmail.com,本文仅… lang=”EN-US”>

2017-08-03

共享充电宝企业能依靠专利消灭竞争对手吗?

据媒体报道,共享充电宝创业企业专利大战开场,来电科技和街电科技互相诉专利侵权,来电科技申请了多项专利,而街电科技则从一家第三方公司购买了不少专利。对于本案的是非曲直,因为案件已经交由司法裁判,相信法院自有公论,本文仅想讨论一个问题:共享充电宝企业能依靠专利消灭竞争对手吗?

我的观点:有可能,但单靠押注专利就想消灭竞争对手的,风险也不小。理想状态下,专利权人提起侵权诉讼,法院依法审理,如果构成侵权的,直接判决停止侵权,胜负即分。但现实往往比较复杂,最大的不确定性还在时间,专利诉讼非常耗费时间,有钱的公司可以花钱拖时间,对平均寿命很短的初创企业而言,极端情况下,可能专利权人的公司都倒闭了,官司还没结束。

以下是专利侵权案件的常见流程:专利权人起诉竞争对手侵权后,有经验的对手一般会先到专利复审委员会对专利提起无效程序,专利法中有十几个条款涉及专利无效的,如果找到专业的专利律师并且进行过仔细技术检索的,找一个理由提专利无效申请并不困难。一旦专利无效程序启动,审理侵权诉讼的法院有可能会中止审理(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一般会中止,发明专利如果找的律师比较专业,无效申请的理由靠谱的,也会中止),等专利无效程序走完再恢复案件审理。

专利无效行政程序的审理一般需要半年左右,裁定出来后,不服的一方可以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要求法院认定专利复审委员会的裁定无效,根据行政诉讼法的规定,行政诉讼的一审时限一般为6个月之内,不服一审判决的,可以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上诉审的时限一般在3个月之内。此外,文书流转和当事人上诉的期间,可能加起来还需要3个月。也就是说,一轮完整专利无效的知识产权诉讼,时间大约需要1年半。另外,根据专利法的规定,专利无效行政程序是可以反复提的,只要是法定理由,此时,前面说的三道程序还可以再来一遍,审限和时间一样。

当然,审理专利侵权案件的法院也不会很机械,实践中如果专利复审委员会裁定专利有效的,审理侵权案件的法院多数情况下就会恢复案件审理了,如果专利被无效并进入行政诉讼的,才会继续中止审理。另外,法院如果认为第二次再此提起的请求纯属缠讼拖延时间的,多半会不再中止案件审理。但对于重大疑难案件,尤其是涉外案件,确实存在法院等所有的程序都走完再审理侵权案件的情况。

因此,对于科技领域的创业者而言,仅仅依靠专利阻挡竞争对手就可能存在竞争对手拖延时间的风险。TMT领域创业的两个特点会放大时间风险:第一、产品迭代快。这意味着创业者会不断改良产品,改良的目的可以是用户体验,也可以是规避专利技术。如果产品改良后成功绕开专利技术的,虽然可能还会有侵权赔偿,但专利权人要求对方停止侵权,这样专利权人的产品就可以占领市场的主要维权目的就会落空。

第二、市场格局快速确定。TMT领域的创业,一般一两年内就会确定市场格局,如果在竞争中失利,丢失了市场份额,那么即便最后赢得专利诉讼也会为时已晚,因为专利打击最有效果的是在竞争对手的高速成长期,错过这个时间点,专利权人占领市场的目的也就落空了。

最后,本文的目的并不是告诉创业者专利不重要,事实上,在硬件领域,专利的重要性远高于商标和版权。虽然专利申请需要的时间不短(发明专利从申请到授权最快也要两年半,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授权的时间虽然短,但以之起诉竞争对手时会面临更长时间的技术性拖延),但任何智能硬件领域的创业者都应该把核心技术申请专利,即便不为打击竞争对手,也可以在对手用专利骚扰你时有武器反击。本文的目的是告诉创业者,单靠专利可能无法打败竞争对手,因此除了把核心技术申请成专利,创业者还是应该把快速推出迎合市场需求产品的执行力放在首位。

本文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电话:8621-52134900Email:  yytbest at gmail.com,本文仅… lang=”EN-US”>